第73章.八雷神

小说:东京阴阳师物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落羽M7 字数:2188

被踢飞滋从地爬了起来,身擦伤,脸还因为石子被划伤血流止,配合脸看去以外狰狞。

“桀桀桀,意思,意思。”

滋犹如炮弹一般射出直接冲向吕,吕想到速度会那么快,根本来及躲被滋踢飞。

“嘶~~混蛋你速度很快。”吕胸口红光闪烁,龇牙咧嘴从地爬了起来。

“彼此彼此,杂种。”滋抬起手臂,伸出舌头舔着手臂伤口。

滋同时嘴角一扬,同一刻在羽田玲子下消失身影。

砰砰砰,砰砰砰。

羽田玲子肉下只能看到两个影子左闪右挪,速度极快根本捕捉到。

很快羽田玲子就变得干涩,赶忙闭睛,休息。

“使用阳,玲子酱你要习惯使用灵,只才能对付咒术师和妖怪。”

经过陈雪薇提醒,羽田玲子反应过来,调动阳睛,再次睁开睛,视线瞬间清晰起来。

这一次虽然滋和吕速度依旧很快,但羽田玲子总算能够看清楚两人身影。

再一次分开,吕落在地摸着自己胸口,右脚轻轻地扭动着。

知道自己肋骨断了两根,脚也些麻,尼玛这家伙小,过和千音还差距

好受滋其实也差多,最主要看着吕红光闪烁,睛就更加红了。

杂种阴阳家果然两手啊,光这阳治疗就让些羡慕,同时属于阴阳道,为啥自家就没呢。

那就抢过来,打这小子吐血,逼他把这法门教出来。

越想越觉得这个计划可行,毕竟只一个14岁小鬼儿,就算同宗师,自己那么多年修行会比过这小子?

过要速战速决,然把其他杂种迎过来就麻烦了。

做干就干,瞻前顾后,心中了决断,马就做。

“八雷神。”

原本晴朗天空突然乌云密布起来,乌云中时常可以看到黑色闪电在闪烁着。

一道耀闪电从天而降击中滋,闪电之耀使得三人一下子就失去了视觉。

第一时间吕扩大阴感知,自己四周和脑袋着阴

透过阴感知,吕发现滋原本就算深厚灵力翻了一倍余且身多了一件铠甲,那种日本铠甲。

如果对日本铠甲熟悉看到滋此时身铠甲会发现这具铠甲霓虹平安时期铠甲。

轰隆一声,在闪电之后雷鸣响起。

虽然知道这什么招式,过吕警惕拿起两把大锤,毕竟了铠甲怎么会没武器呢。

闪电带来视盲还没过去,阴感知下,吕发现滋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对于自己阴感知自豪,吕退反进,照例抡起两把擂鼓瓮金锤向着滋冲了过去。

羽田玲子在阳修复下,睛慢慢恢复过来,第一时间睁开担心看向吕

当看到情况后,羽田玲子吓得小脸当即就白了,神惊慌起来。

两把大锤被削成了两半,落在地化作泥土回归大地。

双臂也被切开,深可见骨,皑皑白骨暴露在空中,双臂颤抖。

疼痛使得吕全身颤抖,额头自冒冷汗,原本就苍白脸更加白了。

“灵...灵器!”

承认自己大意了,没想到这个嚣张家伙手中竟然灵器,刚刚要同样灵器壶爷出手,自己手也许就要被削了。

“少爷,你没事吧。”

壶爷人形出现在吕身前,手中握着自己本体,回头但担心询问道。

“没事,五分钟就能够解决,壶爷替我抵挡一下就好。”

“老朽,明白。”

瞥了远处惊恐羽田玲子,吕下命令道,“雪薇,马带着女主角离开。”

“少爷,小心。”陈雪薇虽然心中担心,但其分得清自己形式,现在自己在这里就给吕添乱,拉起还呆滞羽田玲子和什么都看盲女离开。

好人,也没欺负女人觉得可以,可耻想法。

现在形式明显吕双臂受到重创,而羽田玲子以及那个式神肯定自己对手,但确实吕关心之人。

只要抓了两人就可以威胁吕逼他教出让自己提炼方法,而且那个式神看去阴弱,味道肯定差。

滋舌头舔着自己嘴唇,露出邪笑,双脚一蹬扑向逃跑两鬼一人。

“壶爷!符篆”

张嘴一口咬住飞过来葫芦葫芦口,调动全身来到嘴唇处。

一张张符篆在葫芦口处第一时间被阴激活,化作一个个没面孔简易式神扑向滋。

呛~剑光一闪,一群简易式神被切开,化作符篆飘落而下。

身形停,滋继续追逐着羽田玲子等人。

看就离羽田玲子只十米距离,只要拔刀切掉她们双腿就可以抓住他们,脚却一紧,心中也随即一紧。

呛~剑光一闪,切开四周土刺和解开自己双腿。

“土来,”

滋四周土地升起化作一个牢笼将滋束缚其中。

剑出,归鞘只在一瞬,土牢随即被瓦解。

转头看了一,虽然只耽搁了几秒,但已经失去了羽田玲子三人踪迹。

滋淡然转过头看向吕,吕左手伤势依然深可见骨,右手依旧流血止,但经过阳修复已经能够微微活动,也就这个吕才能掐剑指使用五行法术。

睛一眯,没说什么废话,滋握住刀柄扑向吕

“土来。”

“土转金。”

一边念咒,吕也向后退,毕竟现在自己需要治疗伤势,只治疗好双臂自己才能和滋斗。

滋手中还灵器,壶爷没任何攻击能力,自己还需要找一把灵器才能与滋斗。

说到灵器,吕就瞥了自己耳朵挂式耳环。

“大佬,人家灵器都出了,你还出来想阴阳家断子绝孙么?”

锤子耳环对于吕问题没任何回答,好像它就一件普通耳环一般。

虽然一早就知道什么用,过本着万一呢原则吕开口了,过看来今天家里老头在睡觉,没眷顾自己。

正吐槽着自己耳环,吕发现自己耳朵了灵力波动。

一亮,奇迹真出现了。

一股极其温和顺着自己耳朵进入自己体内,身伤势犹如洪炉点雪全部被治愈。

治愈吕同时,一根坚硬桃木破土而出挡在必经之路。

呛~剑出,未回。

看着挡住自己灵器利刃桃木,些傻

什么木头竟然可以挡住灵器?

“接下来我管了,这样都死了那就死了吧。”

耳朵里出来一声娇哼,吕知道声音,而那根笔直桃木也就此消散。

“知道了,刚刚只大意而已,会再发生了。”

揉了揉霖恢复过来手臂,吕咧嘴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