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小说:(天九/卫非)倾杯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殷栩 字数:3242

【第八章:风雨】

眼皮跳,隐晦朝张良使个眼色,示意他就此打住。

张良愣愣,脑中飞快梳理番关于冷宫的那段野史,愣没从中找出半分不可为外人道的方,何况在场的除他们就卫庄,并无外人。

卫庄没同面前挤眉弄眼的二人般见识,端起茶盏饮口,好整以暇道:“什么?”

张良有些为难眼,见他垂目不语,犹豫道:“据称当年冷宫将成之际,郑国国师曾以黑蛟祭天......”

险些呛出口茶来,掩嘴咳个死去活来,憋得眼角都红,心说真流年不利,怎么连子房样机敏的人今日都哪壶不开提哪壶。

张良被他突如其来的阵咳嗽吓跳,怔怔把话接去:“以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昔日郑国的方霸/主,来日的神秘巫师,耗时多年建成的冷宫,以及那场盛大到奢靡的天祭,他的心中七上八其中究竟哪者令讳莫如深?

卫庄不以为意扬扬眉:“所以?”

“彼时庄公赐封的国师正人,显然又精于降神与祭祀之术,”张良道,“刚才兄提起巫师又有隐巫与显巫之分,想来此人当属显巫支。”

抬起头来,有意无意撇开郑庄公与国师的那段陈年旧事:“近日城中盛传的‘鬼夜行’无疑隐巫派的手笔。”

卫庄道:“如今的隐巫之首人称‘驱尸魔’,依昨夜坟场所见,似乎能使铜铃招魂驱尸。”

“驱尸魔,”低声重复遍,“称呼听起来可不像真名。”

“方士们讲究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卫庄嗤声,“自然不敢以真名示人。”

“哦,”抬眼看向他,“莫卫庄兄还同些江湖术士们打过交道?”

“既然行走世间,自然免不同三教九流有所交集。”卫庄道。

没理会他番似的论调,双桃花眼眨也不眨看进卫庄眼里,大有要不管不顾对平如古井的灰眸里找出点蛛丝马迹的意思。

张良皱着眉头打断两人场无声的较劲:“昨夜城中流民惨遭屠/杀,我和兄今赴驻查看,发现死者不但有身中蛊毒的迹象,身上还有多出烈火焚烧所致的焦痂。”

“所以批悄然现身的异士中,除巫师,应当还有精通蛊毒的毒师。”道。

“如今隐巫已经现身,”张良喃喃道,“异士内会不会也有显巫位列其中?”

“那要看他们首领何人。”卫庄抱臂道。

“显巫与隐巫虽同为方士,二者却大相径庭,”道,“显巫的神通在不好妄加揣度,不过族人多以谪仙视之,其位之尊或许堪比王胄,也正因此,自古显巫者寡,又有传言称历代显巫皆为脉单传。”

“然而自为中原灭族以来,方士们纷纷销声匿迹,更何况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显巫?”卫庄停顿,“最近位有文本记录的显巫,应当就昔日庄公赐封的国师。”

张良的目光在面前的两人身上逡巡周,心中忽而升起个疑惑——族与郑庄公时期的王宫旧事,前者身为异族,后者又时隔年,为何与卫庄会对其中的各中细节如此熟悉?

仔细想来,二人似乎都与冷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身为国公子,却有个来自的异族母亲,宫闱私事张良所知的自然寥寥,不过年少时曾偶然听家中长辈提及,那女子当年似乎曾冷宫中人。至于卫庄,位的身份着实特殊......

等等,当年冷宫那场盛大的祭祀中,祭品也条黑蛟!

张良心头瞬间闪过无数念头,后脊登时蹿起阵冷汗,之前暗示他别提昔日冷宫的那场祭祀,莫此事并他的忌讳,而......

也说不通,张良狠狠掐手心,强迫自己冷静来,如果卫庄真的当年的那条蛟龙,那又谁将他放出来的?他此刻又有什么理由继续坐在里,心无芥蒂帮助当年迫害过他的人族?

还有出冷宫的那日早晨,途径平湖时曾问他觉得湖中的铁腥味从何而来,那时他真的只随口提起吗?

就在时,厢室外忽而传来阵嘈杂的人声,接着敲门声起,有人扬声道:“王上有令,宣司寇觐见。”

今日本无朝会,出门时仅着身便衣,本想临时回府更衣,不料传令的武官态度颇为强硬,看架势简直像押人。或许宫中真出什么变故,思量着,又想起些天频发的异事,心中总不安。

入殿的时候,安正在案前执笔批阅奏折,空旷的大殿内片寂静,唯有桌角的烛光幽幽摇曳,有烛泪无声滚落,砸在底端的黄铜托盘上,发出声轻响。

掀起衣摆,俯身行大礼:“儿臣,参见父王。”

安摆手挥退两位随行的武官,目光却仍落在面前的竹简之上,闻言头也不抬道:“老九,看来司寇府的事务繁忙?寡人不召,你就不愿来?”

昨日闭门称病,连同晚间临时宣召的朝会也并辞,称病辞朝本不什么大事,可恰好赶在软禁解除与彻查李开案的当日,背后的立场落在有些人眼里,就有几分微妙

安今日面色不善,料想朝会未至不过个由头,用于铺垫后续的发难,深吸口气,复行礼道:“昨日失礼之处,还请父王降罪。”

安猛然站起身来,广袖挥,将案前的干竹简统统朝阶前砸去:“你自己看看!”

七零八落的简书顺着长阶翻滚而眼离他最近的卷,正姬无夜今早的奏章,条分缕析罗列出任司寇,而再再而三涉足本该尘封的往事后都城内的大小动/荡,接着不遗余力弹劾先斩后奏收留难民,抗旨包庇嫌犯李开,如此种种,不而足。

及至文末,位驰骋疆场多年姬大将军言辞激烈总结:司寇罔顾大王警告,再伸手旧事,牵扯出蛮族们干异动,此举无疑于引狼入室,其人若头脑简单,难为重用,便野心昭著,其心可诛!

的数卷没来得及细看,不过内容大同小异,都兵、吏二部联名上书的弹劾状。

安负手立于阶前,面沉似水道:“你可知你的所作所为给寡人带来多大的祸患?”

当年安曾联合楚国假借平叛之名围剿族,转身又背信弃义,反咬盟军口,开疆拓土,凭借赫赫军功举登临王座。如今近二十载过去,四字俨然成为安心头的根毒刺,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他王座来得名不正言不顺。

深吸口气,没有试图辩解,只垂目道:“儿臣知罪。”

“今日流民于城中惨死,我大威严扫,满朝文武为此事吵得不可开交,”安扫眼,“你既然身为司寇,执掌刑法,想必清楚‘法之不行,自上犯之’的道理吧?”

“王子犯法,理当与庶民同罪,”道,“恕臣愚钝,还请父王明示。”

蛮族长蛊毒,精邪术,你未经寡人准许擅收流民,此为罪,”安陡然厉声道,“如今引狼入室,损我大国威,便罪上加罪,,寡人令你即刻停止手头案件的调查。”

的心点点沉去,他清楚为人臣子,怎好去揭君主颔逆鳞,只往事背后牵扯之广,实在比寻常,更何况眼夜幕悄无声息放虎归山,如果将此事就此搁置,来日莫说王城脚,就整个国又安有宁日可言?

“父王恕罪,”他缓缓开口道,“只无论如何,流民惨死案人命关天,无论如何也请交由儿臣......”

安双眉拧,怒喝道:“寡人三日前将你禁足冷宫,乃令你闭门思过,不让你寻思怎么同寡人叫板!”

以额贴,颤声道:“臣罪该万死,但请父王收回成命。”

“你!”咬牙,被他气得浑身发抖,转身从案前抄起支毛笔,狠狠朝阶掷去,毫不避闪,任由迎面砸来的笔杆激散他的发髻,顷刻间满头青丝纷扬四散,如瀑般垂肩。

有未干的墨水溅在他的眼角,又顺着脸庞缓缓淌,好似行失颜色的血泪。

时,有内待哆哆嗦嗦步入殿内,作揖禀告道:“王上,四公子宇殿外求见。”

安铁青着张脸,冷冷眼跪在阶,漠然道:“你若么喜欢跪,就去殿外反省到场雨结束。”

秋雨连绵,要几日才能放晴?

磕头领旨,头也不回转身迈入雨幕之中,在殿外浸着雨水的青石板前跪来。

待到夜幕低垂,盏盏华灯如晓星般次第升起,连天的雨帘中有人缓缓朝走来。

的眼睫上沾层薄薄的雨水,甫抬眼,水珠便争先恐后顺着眼梢而,微眯起眼,才在片昏暗中看清来人。宇没令侍卫跟随,锦袍的摆已为霏雨溅圈,只见他手撑着长伞,另手居然还持柄新的。

不由苦笑道:“四哥真有心。”

宇将手中的干伞递给他,低声道:“我知道九弟素来忧心国事,只背后牵扯的权贵利益盘根错杂,眼又恰逢都城异况频发,你又何苦赶在个节骨眼上触他老人家的霉头?”

心说要不你自作主张不知从哪里收来流民,想来安也犯不着般大动肝火,然而眼数以计的难民惨死他乡,说什么都已经迟

他摇摇头,没有伸手去接面前那把伞:“九弟年轻,在雨里跪跪也不什么大事,等父王消气,此事便也算揭过,若不巧因此拖累四哥,心中才过意不去。”

宇垂目看着他,好会,才叹出口气:“你若在父王面前也般明白事理,何至于在雨里罚跪?”

言罢,便转身而去

有细风自身后涌起,刻头顶濛濛的细雨倏而止住惊,以为宇去而复返,蓦然抬起头来,却不由自主屏住呼息。

撞入他眼帘的,位执着的青伞的银发男人。

卫庄执着伞,大半个身子淋在雨里,漫天飘洒的雨丝轻柔同他擦身而过,远远看去,好似萦索身氤氲的水雾。

张嘴,才发现他的嗓子已经有点哑,只好狼狈不堪挤出个笑:“卫庄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