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小说:(天九/卫非)倾杯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殷栩 字数:3162

【第二章:暗鸦】

韩非离开紫兰轩时候,屋外大雨已经停了,滴滴答答雨水顺着屋檐一路而下,汇成了一处处细小水洼。

行过前院时,韩非脚步不由一顿,只见青石主赫然横了两棵合抱粗桂树,其中一棵主干竟生生被劈作了两半,先前那阵天雷竟真一方院落之内。陆续帮工赶来清理现场,他摇了摇头,迈步朝府邸去了。

二层厢室内,紫女拿帕子细细拭去了茶几酒液,继而起身走到窗口银发男身侧:“我很意外你居然答应了他。”

抱着臂,视线落窗外那渐远身影:“或许连我自己都些意外。”

紫女看了他一,低声:“凡生命短暂,好似弹指一挥,他身究竟什么,值得你专程走么一遭?”

收回了视线,若所思:“他一双能锦绣丛中看到断壁残垣睛。”

紫女一愣:“你说......”

脑海中忽而闪过了一个模糊念头,还没来得及抓住,身侧忽风声骤起,卫纵身跃下高楼,没入了夜色之中,转瞬不见了踪影。

秋日夜晚万籁俱静,天边暮云不知何时已然收尽了,朗月当空,惨白月光透过沿街银杏稀朗枝丫,洒下了一地斑驳疏影。

一阵轻微窸窣声响,韩非脚步一顿,蓦然回过头去,然而清冷长街空空荡荡,唯点点流萤飘过半空。太安静了,他握着纱灯右手微微收紧了几分,下最晚也不过二更,条新郑城中不至于连一个行也没

突然,一股难以言喻寒意自身后涌来,仿佛隆冬夹着雨雪朔风,眨间,光洁石地竟已生出了一层细密霜花。

韩非目光一沉,猛地转身,原本空无一四方忽而升起了团团黑气,正以一种匪夷所思速度聚拢起来,下一刻,如实质黑雾骤然腾空而,竟于半空中幻化出了一群似怪物。

......岂不就传闻中劫掠军饷“鬼兵”!

然而群“鬼兵”显然不打算给他仔细思量时间,为首幽灵手中双剑齐举,劈头直朝韩非斩去。

韩非心中一惊,匆忙侧身闪避,可他动作哪里快得过剑刃?就时,身前一影突然闪过,紧接着就一阵刺鼓膜金石之音,韩非蓦地抬起,那“鬼兵”双剑竟悍然一击之下脱手飞了出去!

身法极快,于暗夜中几乎化为一残影,电光石火间扫开了周围一圈“鬼兵”,韩非连退了两步,才堪堪稳住了身形,甫一抬头,正对了迎面幽灵两团蓝焰似睛。下一刻,极亮剑光一闪,剑锋过处,那鬼兵身形陡然炸开,竟化作了无数漆黑乌鸦,伴着滚滚浓烟,扑翅消散了夜幕之中。

时,街剩余“鬼兵”好似受到了某种指令,齐齐归剑入鞘,浩大队列眨间四散作了漫天黑雾,就么凭空消失了二面前。

韩非一整手袖,朝拱手:“我们又见面了,卫兄。”

将长剑负于身后,没理会他招呼,垂看着地残留乌鸦羽毛:“看来不止一批惦记着你脖子头。”

么说我还挺受欢迎?”韩非剑眉一扬,笑

抬起,淡淡地一瞥韩非,浓密睫半掩住了浅灰双眸,又于梢处微微卷起,韩非目光一转,继而正色下来 ,俯身拾起了石砖一片落羽:“似乎每次鬼兵出现,都少不了乌鸦关键一环。”

“鬼兵,”卫嗤了一声,“你认为刚才那群黑影就劫掠军饷元凶?”

韩非直起身来,一瞥卫:“贸然定罪可失公允,不过方才与那群鬼影照面,倒下注意到了一件意思事。”

“哦?”

“那群鬼兵手中所执兵器,皆为双剑,”韩非捻了捻手中那根漆黑鸟羽,“而韩国唯麾下亲卫队随主将一以双剑作战。”

“血衣侯。”卫抱臂,又像忽而想到了什么,低声:“原来如此。”

“皑皑血衣侯,夜幕中代称,”韩非,“不过令我真正印象深刻,还当属他另一个名字,白亦非。”

“名字而已,”卫抬起,“两者间什么不同吗?”

韩非摇头,当年血衣堡主白衣璎冠于殿前请命出征之景仿佛还历历目,那究竟多少年前事了,八年,十年,亦或更早?

彼时位白衣翩翩将门之子方值弱冠,却已然名动王都,白驹青年将军擎苍提剑,领兵出征那一日,新郑城内万空巷,一时间不知多少满腔热血少年郎们应征入伍,又不知多少怀春少女暗许芳心。

一晃间,竟已过去了那么多年。

“一点不值一提陈年旧事罢了。”他低声

看了他片刻,“咔哒”一声,还剑入鞘,继而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开了。

时街角处几位提着纱灯仆从匆匆赶来,公子府中内待,韩非出言叫住了卫:“下今夜还欲前去拜会一,卫兄可愿与非同往?”

脚步一顿,却没回头,月光照他手中青铜剑鞘,泛起了一层淡淡釉光:“谁?”

韩非一笑:“便大将军姬无夜,相信此行不会让你失望。”

小厮们利落,转间便已备妥了车轿,韩非前掀起了轿帘,转身朝卫做了“请”手势。

抱着剑,视线掠过马车,落韩非身,他不说话时,目光总微沉,叫看了心中一紧,韩非却显然不以为意,一手仍搭门帘,笑:“卫兄先请。”

马车行驶地不算太急,两侧景致缓缓倒退,沿街灯火夜色中连成了一条泛着红光长线,映清了车中面容。

韩非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卫,面前银发男坐姿依旧笔挺,鲨齿剑横于膝前,也不知正想些什么。看他刚才轿时反应,从未乘过马车?韩非心中思量着,与妖行为习性大相径庭,也正因如此,无论妖,贸然混入者总会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位却似乎些不同,韩非目光一转,明明条蛟,言谈举止却样一板一,难不成身边还比他更古板家伙?听闻鬼谷传一纵一横,卫那名为盖聂师兄,也会一条蛟吗?

他斟酌着开口:“军饷失窃一案始于‘鬼兵’,却绝不只阴兵讨债那么简单,那日安平君与龙泉君离奇遇难,地牢之中也出现了大片诡异鸦群。”

“所以?”卫看向他,车外流动灯火映入他眸中,忽明忽灭。

“能从紫女姑娘皮底下脱身,那杀/取物真凶想必身手了得,我思来想去整个新郑城中似乎只两个如此轻功。”

抱臂等着他下文,韩非却停顿了一下,意所指:“关于,我倒以为卫兄会比下更为熟悉。”

蹙眉:“要想我帮你,首先你得证明自己值得被帮价值。”

韩非耸耸肩,把话接着讲了下去:“便隶属‘夜幕’墨鸦与白凤,二功力不俗,其中墨鸦更杀手团‘百鸟’首领,两可谓姬无夜麾下两枚得力利爪。”

“姬无夜狼子野心,”卫睨了他一,“不过他既能一手扶植夜幕,自然也其相应手腕,仅凭手点线索,你就想找出遗失军饷下落?”

“自然不能,”韩非笑,“所以我们下不就正前去探寻真相?”

:“你邀我深夜拜会姬无夜宅邸,想让我做什么?”

“今夜将军府内将会演一出好戏,”韩非伸手撩起了窗帘,“卫兄只需赏脸随非主位一观即可。”

挑眉,显然对个形同虚设回答不甚满意,韩非将帘子放下来,缓缓:“姬无夜不除,韩国必亡。”

“你想让我杀了他?”卫微眯起

“杀了姬无夜,夜幕依旧存,”韩非,“说到底,若想扭转一国时局气运,绝非杀几个权臣贼子就能解决问题。”

冷哼了一声:“看来你还不算无药可救。那你打算如何?”

韩非定定地看了卫:“我想让你取代他。”

“取代?”卫,“你当一国大将位置市井屠夫,谁想做便能做吗?”

“确实,不过个忙,与其说帮我,倒不如说帮你自己。”韩非目光一转,“你,便做了神仙,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

“嚓”一声清响,狭小车厢内一闪电般寒芒闪过,不等韩非反应,一柄寒凉如水长剑便已架了他颈间:“故弄玄虚就很意思?”

看去,清利剑刃正倒映着他影子,韩非叹了口气:“我以为我们之前似乎已经达成了共识。”

说着抬起右手,将食指轻轻抵那剑锋之:“我死了对你什么好处?”

“你,哪里都。”卫将手中鲨齿收得更紧了,面无表情地望向他。

吗,”韩非目光倏而冷了下来,冷笑:“我听说你师兄盖聂前去秦国,受邀成为了嬴政身边首席剑术教师,或许你也可以效仿他,去咸阳碰碰运气?”

沉默片刻,掌中力倏而一卸,接着手腕一转,将长剑收入了鞘中,又重新落了座。韩非伸手整了整前襟,余光一瞥,见对方微蹙起眉头仍未松开。

仔细想想,一条潜心修行蛟龙行事锋芒毕露些,着实也无可厚非,而自己居然为了点小事同他较真,似乎才真幼稚可以。

放缓语气:“我们境遇其实很像,下又恰好踏同一条船,也不失为一种难得缘分了,不吗?”

漠然地看了他一世界里,大概还没顺坡下驴个选项:“河鲫搁浅,那因为它能力仅限于此。”

韩非扬眉:“那么依你之见,鲲鹏困于浅滩,又何故?”

“或许等待一个合适时机,”卫,“潮水会掩盖太多真相,唯潮水褪去之际,才能显露出水底那些不为暗礁。”

“水落石出,”韩非,“趣。”

时马车将军府前停了下来,韩非率先站起身,擦肩而过时候低声:“不过你也许算漏了一种情况,能等来潮水褪去,唯汪洋——折角苍龙若困于幽潭,可还能等得到你所谓‘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