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小说:红绳童子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小鱼蛋 字数:2155

风吹,轻轻,柔柔,世界变得安静。

“唉,痴男怨女们。”月老见埃接近崩溃边缘,“们之间早羁绊,孽缘,她也孽缘。”

月老将缘由娓娓道来:“每个人都红绳,就连出家人也不例外,只不出家人不会被牵绳罢了,可知道为何吗?”

“因为本尊特别!”

月老笑了笑:“非也,可曾发现洪笙也没红绳呢。”

“胡说,她脚踝处明明系!”

“肉眼可看到红绳便真正红绳了吗?”

“......究竟想说什么!”埃觉得月老真啰嗦。

“洪笙便红绳!”

“那为何她化成人形,还成了徒儿?”

“鬼知道经历了什么。”月老翻了个白眼。

埃皱了皱眉:“本尊好似强行脱掉了?”

月老不说话,只他,副“怪我咯”神色。

方才为何不早步赶来阻止我铸下大错!”埃质问道。

“......那为何不放她呢?”

“我当时只想到那徒儿,我当然想杀之而后快。”

“那痛快了吗?”

埃诚实道:“痛快了,看这凡尘乱糟糟,更痛快,不了。”

“......”月老叹了口气,“凡尘很多丑恶,令人痛心,但同时也很多真善美,让人暖心,这就凡尘真实样子。罢了,还这凡尘清净之后,随我同去仙界领罪吧。”

“休想,本尊不会再被关个几千年!”

“若自首,兴许会罚得轻些。”

“当真?”

“当真。”

埃想了想,便决定随月老同回仙界,正当二人欲飞身前去时,地突然出现二人面前。

月老开心招呼:“地,快来,随我同去仙界。”

地恍若未闻,他黑脸,瞪埃,问道:“如今何意?”

埃沉默不语。

月老眼神他们二人之间流转,眉头紧皱,若所思。

河拆桥?”地质问。

“又如何?”奈我何模样,“本尊并未月老面前说出那些勾当,本尊已经仁至义尽了。”

埃,莫以为我没了,我便法拥我想要。”地声音低沉,周身被黑气环绕,“既不能为我所用,那我便不能让与仙界联成线对付我!”

月老惊呆了,他从未想这个憨厚老实地会黑化,也从未想地竟然会幕后黑手。难怪了,往日凡尘动静,地便会来仙界报告,今日却千里眼告诉众仙

“我苦苦筹划了这么多年,我不会让我心血毁于旦!”地叫嚷,“凭什么,凭什么他仙界被众人朝贺,我就要凡尘受众生侵扰,凭什么他可以身处高位,凭什么凭什么!”

月老看目眦尽裂地,沉声道:“凡尘许久,听众生请愿,他心神不定,早已沾染上了凡尘贪嗔痴怨。与他,究竟怎么回事。”

“他把流光剑给我,我替他做事,反正我和他目标都差不多,于我答应了。”

答应得可真随便。”月老埋怨他随意,“我二人联手,可以制服他吗?”

“他法力不我二人之下。”埃神色凝重。

月老见状,惊慌失措,打架可不专长:“那如何?”

“我人便可。”埃回头看月老,“不,把法宝借我用。”

为了仙界、凡尘和平,就算要借月老自己,他也愿意,更何况条玲珑红绳。

埃轻轻抚摸玲珑红绳,区区条小绳子,好似千斤重,埃心道,我回来了......埃将玲珑红绳小心自己怀中,放靠近自己心脏最近位置。

,他拔出流光剑,个飞身便与地混战起。

埃不愧被称赞为资质极高仙人,他剑法高超到出神入化境界,剑风凌厉,将地逼得节节败退。

“好!”月老旁看得拍手称快。等下,埃用自己流光剑,为什么要借走他玲珑红绳?还没想清楚,月老便又沉浸这场激烈斗争中。

地也不示弱,根拐杖挥舞得让人眼花缭乱,虽拐杖,但却舞出了惊人伤害力。

埃稳妥,地冷静,时之间,竟分不出高下,月老旁看得瞠目结舌,这法力,确超乎他想象。

“轰隆隆!”闷雷声再次响起,天边响起二郎神声音:“地,凡尘为非作歹,我特来抓回去。”

“休想!”地用拐杖地面上狠狠顿,便引起了周围地区地震,时之间,凡尘众人抱头逃窜。

“冥顽不灵!”二郎神怒道,说罢,举三尖两刃神锋朝地攻来。

了二郎神加入,局势很快发生了改变,高下立见。

地被捆仙锁牢牢缚住,他愤愤不平:“二打,不公平。”

埃道:“这世间,本来就没绝对公平。”

“......”

月老帮二郎神将地带回仙界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玉帝威严上方,发落了地,命其去北边苦寒之地思,至于归期么...再议。

发落完地,玉帝看月老,问道:“埃呢?”

啊!月老终于记得自己忘了什么了,对啊,埃呢,不仅埃不见了,自己玲珑红绳也跟不见了!

玉帝看月老迷惑样子,道:“罢了,念此次埃捉拿功,我也不重罚,但功不抵,他始终扰乱了凡尘秩序,罚他顶替工作,此生不得上仙界。”

作为个神仙,却不能上仙界,这罚得够重了,不幸好没剔除仙籍,倒也万幸。

“而月老呢......”玉帝欲言又止,月老大气也不敢出,听候发落,“遭受陷害,念捉拿功,功相抵,便罢了,日后好好履行职责。”

月老喜不自胜,心中大石落下。

三个月后,榕城大学附近。

六月榕城,已经十分炎热了,偶尔丝凉风,让路人倍感舒适。

凡尘已经恢复了往日秩序,作恶多端人仍旧存,但心存大爱人,占多数。我们不能只看到社会消极面,便否认了其善良美丽地方,只要心中爱,不忘初心,即可。

女路人A:“知道前面开了家婚庆用品小铺子吗。”

女路人B:“我知道,那老板好看得很,秀秀气气、斯斯文文,对人彬彬礼,我天呐。”

女路人A:“别发花痴了,那铺子装修特别好看精致,古香古色。”

女路人B:“而且东西性价比超级高,好多结婚都会到那儿去买东西。”

路人C插了句:“之前好像不叫‘红绳’这个名字。”

女路人A与女路人B同时问道:“怎么知道?”

路人C被两个异性这样盯些脸红:“我之前榕城大学念书,这铺子之前叫‘真心’,后来关门了,不最近又开了。”

个小小店铺,被形形色色顾客给挤得水泄不通,老板站那里微笑招呼客人。

“老板,这胭脂盒怎么卖?”

真心买,就给15块吧。”老板声音温润如玉。

“我如果买了,老板肯不肯赏脸起吃个晚饭?”这位女顾客脸红红,等老板回答。

“不行,我女朋友了。”老板微微笑。

骗人,我从来没看见女朋友!”

“我...等她回来。”老板将女顾客要胭脂盒包装好,递给她,老板手腕上红绳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欢迎下次光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