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浩家祖宅】

小说:无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限冒牌 字数:5600

龙浩家祖宅位于龙浩平原西南,这里条龙浩河支流经过,河岸肥沃,分部农庄,周围还有城镇。顺这条支流而下,会穿过风景秀丽山谷。

这里,就是伟大龙浩家最早发源方。几百年前,当龙浩家先人还只是拥有小村落领低级贵时候,龙浩家血脉就开始在这片土流传了。

马车穿过了片黑树林,两边绿树繁茂,空气清新。顺条平坦小路,坐在马车里就能看见左边小山谷,而往右看去,远远能看见座高塔,那就是龙浩家祖宅了。

经过了家数百年荣耀,几百年前小村落已经复存在了,而原来祖宅经过数百年历史里无数次翻修和重建,已经具有相当规模!

道绛红色石墙围绕座城堡,城堡是从旁边那座山谷里开采来白色巨石建造而成——据说那里原本是座小山,但是经过了数百年开采石料,才把小山变成了山谷。

长子到来,自是引起了格外重视。留守城堡三百名领私军,在很早就穿戴上了最鲜亮装备,列队等候在了城堡外红墙下,那圆拱形状大门,让坐在马车里感到很有气势,而且以他眼光看来,这道厚厚石墙,如果在必要时候,可以作为道坚固防御圈来使

愧是圣国武勋世家,留守在城堡里三百名领私军士兵都显训练充沛,他们骑在马上身子ting直,而且控马技术也相当娴熟,装备也还算错。后来吴才知道,龙浩家祖宅这座城堡里留守三百名士兵都是从整龙浩平原领各处私军里挑选出来佼佼者,他们训练相当好,甚至亚于圣国方军了。

而城堡外那片黑森林,也是猎场,每年这里都会举办狩猎活动,这对这士兵来说也是种变相锻炼。

这座城堡主体建筑有两座塔楼,其中座尤为高大,甚至比远处那座小山都要高出了点来。曾经学习过家历史知道,这是因为龙浩家在之前代曾经出过奇怪家主。虽那位家主是名武将,可是却对占星术特别有兴趣,甚至他还娶了位女占星术师为妻子。那座高塔就是为了方便自己妻子在夜晚时候能更好观察天空星象而建造

毯已经从城堡大门口直铺到了吴马车停下方。吴刚弯腰走下车,旁边等候了多时银发老者就走了上来。这老者身形瘦高,灰色礼服,古板而严肃举止,保守而恭敬举止也是很有分寸。

刚下马车,脚刚刚踩在上,这老者已经弯下腰,深深施礼,低沉而缓慢嗓音道:“少爷,我是这里留守管家希尔;;#8226;龙浩。我已经于三天前得知了您即将到来消息。现在城堡里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您视差了。请您跟我来吧。”

说完,这老管家转身小心翼翼走上了台阶。他在礼仪方面丝毫没有任何可挑剔方,举止恭敬而有礼,谦卑而献媚,引走上了台阶上毯,而他自己则很小心走在毯之外,让吴独自享受这种尊荣。

及仔细观察这座城堡内部妆饰了,唯印象深刻,就是走进了城堡大门之后,迎面墙壁上是面火焰硕大旗帜!

这面旗帜足足有七八米高,六米那么宽,占据了迎面整面墙壁!这是家徽章旗帜,上面两柄利剑交叉,剑刃上ChanRao鸢尾花,红色火焰燃烧,上面还有顶王冠!

走进城堡里第大厅,迎面就是这么副气势如虹旗帜,立刻给这里抹上了层庄严而肃穆气息!

随后城堡里所有仆人都穿戴整齐制服站在大厅两侧,迎接吴到来。吴对这种古怪“检阅”并没有太大兴趣,他随意点了点头,后低声道:“我管家先生,现在请你带我去书房……至于大家,请各自散了吧,回到你们工作中去好了。”

老管家希尔对吴命令执行了,很快吴被带到了件书房……

嗯,如果可以话,吴更愿意把这方叫做“图书馆”!

因为这里实在太大了!

圆形房间里,头顶同样是高高圆形拱顶,还点缀古朴石膏花纹,两旁还立石膏雕像——其中少都是家里历史上涌现出来杰出人物。

房间周围圈都是高大书架……见鬼!这书架都有两层楼这么高!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密密麻麻书籍,吴粗略计算了下,这里至少藏有数万册书!而还有很多铁柜子,则是存放重要东西,比如家图谱,或者是古老而重要文件等等。

,作为武勋世家,即使是在书房里,也流露出丝尚武气息来!就在走进书房大门正对面墙壁上,悬挂把巨形双手握大剑,还有柄巨大斩斧!这两把武器交叉挂在墙壁上!从刀刃上闪烁寒光看来,显还经常有仆人很小心对它们进行擦洗和保养。

还有面墙壁书架上,刻意藤出了几巨大柜子,柜子里摆放各种各样武器,过从款式上看来,这都是古董了。

这里有百年前圣国军方制式短弓,还有老式骑士斩剑,还有长长马刀,有黑色铁木弓……

被这武器吸引了过去,他看出来,这古董也都是拥有保养得相当成色,虽经过了岁月洗礼,但是其中有几件依能散发出丝锋利寒光来!

“这都是历代家里杰出祖先们使。”身后老管家希尔声音道:“这都记载了我们龙浩家伟大祖先们曾经荣耀。”

因为房间空间形状原因,在这里说话,声波传荡,会发出嗡嗡振鸣和回声,格外增添了几分凝重感。

轻轻抚摸了下黑色花梨木质老式书桌,吴静静周围。

可以看出,这里件东西虽都是经过了严格保样和精心打扫,但是那种岁月陈旧痕迹也是很明显。书架上很多方都被磨很圆滑光亮,还有手下这张硕大书桌,吴怀疑它年纪恐怕比面前老管家都要老。

“这里曾经是龙浩家权力中心,曾经是家长们思考和做出各种决策方。这里件东西都留曾经辉煌痕迹。”老管家低声道:“虽,后来家决策中心迁移到了燕京,但是根据家传统,每位回来城堡里视差或者短暂逗留长,在到达天晚上都得回到卧室休息,必须在这书房里过夜。以此来鞭策自己要遗忘家辉煌历史和自己身上重任。”

顿了下,老管家看了吴眼,垂下头去:“您是现任长伯爵大人长子,您是以代表他身份来到城堡里视察,请问您今晚……”

立刻很配合点头,他微笑道:“传统就是传统,必须要得到遵从。我自例外。我虽长,但我是父亲长子,也是作为他代表来到这里。今晚我会按照传统住在书房里过夜。”

老管家脸色柔和了很多,他语气里多了丝温暖,缓缓道:“是,我会让人准备好。还有……我知道您这次是代表伯爵大人来巡查领产业,请问您工作将从哪里开始?得到您回来消息之后,我已经让人把今年产业收支帐目和账本都整理准备好了。您准备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这东西呢?还是等……”

微笑打断了他。他很自从容绕过了桌子,坐在了这张宽大书桌后面,沙发有硬,但是坐上去依很舒服,吴想了想,笑道:“我管家先生,我经过了长途奔波而来,现在我感觉到有饿了。请你先给我准备后,我想我就可以开始看你准备东西了。”

看来这里办事效率还是

很快,吴就在书房里享受了顿非常典型南方贵下午茶,他吃下了香甜南瓜派之后,刚擦好了zui,老管家希尔已经指挥健壮男仆来到了书房里。

仆人推辆推车,车上装载如小山堆厚厚册子!这册子加起来,恐怕都比吴人还要高了半头!

“这全是今年帐目收支?”吴皱眉,他开始怀疑这老管家是是想恶整自己了。

“少爷,这全部都是。”老希尔很认真回答:“这里资料包括了整南部科特行省,家丈量面积,耕面积,还有其中六城镇财政收入支出,分散在领私军后勤供给支出,军饷,补给,还有武器消耗等等,此外还有粮食收成,以及今年兴建建筑方面预算。此外我还做了明年预算,只过因为时间太过仓促,我还没有完成,过我想您应该会很快离开这里,所以我们还有充足时间。”

住摸了摸鼻子,看面前小山帐目:“……全部都在这里了么?”

“这里只是部分。至于剩下……”老管家难得说了句稍微那么严肃话了:“剩下,我想您可能需要看上星期。”

开始皱眉了,他静静审视面前管家。

老管家看上去并像是在开玩笑样子。可是……他会天真认为,自己这十三岁孩子能看得懂这帐目吧?更会天真认为,自己十三岁孩子真能肩膀担负起整产业!

那么,他应该知道,自己被家主派遣回老家来应该是种变相发配。既如此,这家伙弄了这么堆帐目过来,还本正经请自己检查……到底是处于什么居心?

难道是留守老管家对于自己这被派回来少爷满,担心自己回来之后会分散原本他手里权柄,所以先向自己示威?

奴大欺主?

又或者,他在家产业里有什么花样,从中牟取私利,现在利自己这小孩子来蒙混过关?

切,似乎都有可能!

过吴却并没有说什么,他甚至连丝疑问都没有提出,就拿起了最上面本帐目,吹了吹上面灰尘,从容坐下翻开第页,静静看了起来。

过了会儿,吴才抬起头来,老管家还站在旁。

“哦,管家先生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么?”吴似乎经意,语气冷了下来:“我阅读时候,喜欢身边有人。”

“遵命,少爷。”老管家希尔眼神里露出丝诧异光芒,后他似乎张了张zui,想说什么,可是话到zui边又咽了回去,转身带仆人们出去了。

厚重书房大门被关上之后,吴轻轻放下了手里帐目,他站了起来,在这偌大书房里来回走动了几步,活动了下身体,后微笑自语道:“看来,恐怕还真有什么值得期待事情发生呢。”

随后时间,直到夜幕降临,这期间老管家又曾经两次来到书房里,次是来给吴倒茶,次是天色暗下之后,亲自带人来给吴点燃蜡烛。

让老管家希尔惊讶是,这小少爷居在翻阅那帐目!

而且,他是在装样子,而是真阅读!书桌上放了几账本,都被翻开了,吴似乎在排算什么数字,就在老管家带人来把书房里二十盏硕大烛台全部点燃之后,吴很随意询问了老管家几关于帐目问题。

是随便乱问,每问题都问到了点子上!这足以证明这位少爷看来是动真格!他真把那枯燥帐目读进去了!

这……这就是传回来消息里说,在燕京被家内部认为是“白痴”大少爷么?

已经极力掩饰,但还是被吴捕捉到了老管家惊讶表情。吴说什么,只是等老管家再次走出房门,他才缓缓合上了手里本翻到了最后帐目。

其实……这帐目真很有趣啊!

花了傍晚时间,并没有真去看那枯燥数字,更没有心思去检查这帐目里是是被人做了假。自己毕竟是什么天才,帐目真假,对于自己对产业毫了解来说,也根本可能看出什么来。

恐怕没有人会知道,吴是在以种别人无法猜测同方式在阅读!

谁说账本就定是只能记帐

至少,吴却从这东西里学到了很多东西!而这东西,是那历史书籍和记载家历史卷宗里曾记录过

从这帐目里各种项目名称和内容看来,吴就会立刻就对龙浩家对领掌握程度上有了充分了解。

在领里,龙浩家几乎是自成体系,甚至拥有相当自主权。这里财政税收权力都是属于家,而且就连方官任命,也基本都是家说了算。而征收税率,虽是按照圣国法律进行。但是家却可以特殊名目来修改,减免或者增加。

只要每年把征收税金按照定比例提交部分给圣国中央财政就可以了。

还有军权。基本上,从这帐目上于军事明细看来。圣国官方在这里驻军很少,只是象征性在领外围驻扎了两支规模方二线后备步兵团。而且值得注意是,这两后备步兵团补给和辎重,都是每年由龙浩家提供!圣国军方是

而领大部分方,维持方治安和秩序,则都是家在领私军。

几乎就通过这帐目,吴轻而易举就从其中完全掌握了目前整龙浩家在经济,政治,还有军事等等几领域现状!

或许,如果让那老管家知道自己居这么“看”账本话,定会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从这帐目上来看,吴至少已经确认了两点:第,在征税权利上,家可以完全控制这方!而在军事上,更是如此!

从另外世界来,在那世界学过知识里,有重要常识:国家对领土主权体现,很重要两点就是:征税!还有驻军!

而现在,这两点,几乎都被龙浩家控制了!这意味什么呢?

意味圣国中央政权几乎已经丧失了对龙浩家:科特行省半领土,在这里,圣国中央政权已经丧失了对这里主权控制!这里几乎已经是独立小王国了。

靠在沙发上沉思,这样现状让他感觉到有惊讶!因为当国家中央政权渐渐失去权威时候,那么,往往就是动乱序幕即将被拉开征兆了。

坐了会儿,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偶尔传来了蜡烛火花爆裂哔.哔BoBo声音。

就在这时候,吴站了起来,霍转身,看身后墙壁!

墙壁上是硕大式书架,上面摆满了密密麻麻书籍,似乎没什么异样。

但是吴心里却隐隐生出了几分异样来……嗯,刚才那瞬间感觉似乎没错!

因为精神力比普通人都要强了少,吴对周围动静感应也比常人要灵敏。就在刚才,他忽心里生出了种自己正在被人TouKui感觉!

仿佛就在身后,丝目光从某知名隐秘角落里射来,正在静静注视自己!

书架上没有异常,吴目光又往上看去。

书架之上,墙壁上挂排肖像画。

油画风格肖像画,足足排列了排,年代从远到近。这都是龙浩家历代家主肖像!

而放在左边第位置,那幅看上去最最古老,年代最为就远,而且人物画也难免有失真感画布上,是穿圣国军人制服中年男人。画布上男人,正是当年那位圣国元帅!也是赢得了战争为圣国立下大功,同时从皇帝手里赢得了这块龙浩平原那位龙浩家位祖先!

人看上去很精神,眉目之间有酷似于吴父亲蒙蔽伯爵那种冷酷而坚韧眼神!而那束眼神,就仿佛正盯在吴身上!

心里动,他尝试退后了几步,后左右走了两步,同时眼睛也盯那幅油画。随后他笑了,轻轻叹了口气,后低声道:“唉,或许我是太敏.感了……幅油画而已。”

他转过身去,随手又拿起了本帐目……

就在他身后,墙壁上那幅元帅肖像,那双眼睛忽眨了下!

没错,油画里人物,忽活了眼,他盯背影看眼睛,忽眨动了!

这束原本应该是僵硬画中人物眼睛,忽仿佛注入了生命灵动了起来!那目光落在吴身上,眼神里仿佛泛起了丝好奇……

而就在此刻,拿帐目仿佛在阅读毫无征兆转过身来,霍墙壁上那幅油画!

人,画,双方眼神陡交错碰撞在了起!!

伪装了。我知道你在看我。”吴缓缓抬起手来,他手里捏把银色汤匙,这是之前在这里吃南瓜派时候。银质汤匙雪亮,犹如镜子般!

“你在看我,刚才我也在东西看你。”吴在微笑,他盯墙上壁画:“你再装了……过,难道你知道,背后这么TouKui别人,是种很礼貌举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