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懂我

小说:无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限冒牌 字数:5223

在加上她LuoLou出来半截雪白xiong肌,还深深RuGou……难道这个家伙男人?又或者他瞎子?!

住轻轻咳嗽了一下,试图引起对方注意,过她怒气看来白费了。个小贵族依然没看她,反而捧着皮甲走远了几步,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静静观看。

继续咳嗽……她咳嗽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咳得连嗓子都些疼了。她内心开始感到了荒唐……这个小贵族,他毛病吧?

虽然他年纪看上去还很小,但这样年纪,应该也懂得了少“事情”了吧?

终于,就在塔几乎快咳破喉咙时候……

喉咙疼么?”吴看似很随意问了一句。

终于抬起了头来,把目光投向她了。

,这眼神里却明显带着一丝戏谑味道……

第十章【谁人知!】

实在一种想一头撞死念头,过幸好,对方终于看向自己了,她只能咬着zui唇继续表演,捏着嗓子细声细气道:“……到底打算把怎么样?”说完,还很配合投过去一束楚楚可怜眼神。

笑了一下,他眼神扫过塔身子,似乎带着嘲弄味道眼神,让塔感到了一丝妙。因为她分明感觉到了,这个小贵族在看向自己身体时候,眼神里纯粹一种玩味模样,却丝毫没种YuWang。

随后,一片yin影迎面飞了过来,立刻把塔蒙在了里面,她挣扎了几下,把脑袋从yin影里钻了出来,却发现身上盖着随手扔过来一条chuang单。这条chuang单遮在了塔身上,把她半luǒ诱ren身子盖在了下面。

在做正经事时候,如果身边一个半luǒ女人看着会分心。”吴语气依然平静,仿佛只陈述一件最最简单事实,然后他淡淡看了塔一眼:“打算怎么样,刚才表演,觉得很差劲。现在事情做,如果想勾引话,妨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想想别招数……”

立刻仿佛当头浇下了一桶凉水!

这个半大少年,这样眼神,这样语气……老天,这哪里什么孩子?从他平静从容眼神里就能看出,这个人恐怕经验比自己要丰富多了!

已经在椅子上找了一个最舒服姿势,然后摸出了一个小小放大镜来,对着皮甲上花纹仔细观察起来,他甚至还找出了纸和笔,把皮甲上些魔法花纹临摹了下来,然后甚至还闭着眼睛仔细思考了一会儿。

整个过程里,塔都没说话,她一面绞尽脑汁揣摩这个小贵族意,同时却忍住好奇端详着这个家伙。

这个年纪小小小贵族,苍白脸庞么秀气,可说话口气还眼睛里眼神,却仿佛对女人很经验一样。

三件武器都很好奇。”吴说着话,却并没抬头,继续看着手里魔法加持皮甲,口气很平和:“这件皮甲上花纹一种魔法图案,拥力量加持和敏捷加持。从皮甲角质上看,这件东西年代可少了,在看来,它价值更偏向于古董,而当成武器。还,这上面一个家族徽章,如果记忆没错误话,这个徽章来自于北方斯图加特体系下某个家族,斯图加特发源于一个古老家族,在三百年前圣国中兴时候兴旺起来,过在一百多年他们开始没落,之后分散成了七八个中等家族延续下去。这件皮甲应该来自圣国北方某个贵族家庭……”

这番侃侃而谈,看似平静,却带着异常自信语气,让坐在椅子上听得由得呆住了。

“还把弯刀……嗯,从本质上说,女孩子并适合弯刀,因为使弯刀需要相当腕力。只西北异族才会偏向于使这种武。而……”说到这里时候,吴抬起头来,很随意扫了塔一眼:“头发褐色,还眼珠蓝色,这些都代表了正统罗兰圣国中南部民族血统,应该没西北异族血统。虽然知道斗气到底如果,过从刚才动手时候表现看来……斗气应该更擅长于使剑法。过幸好,力量虽然足,但件皮甲加持力量,这把弯刀勉强也能上,只……些浪费了。”吴笑了笑:“这把弯刀下一块魔法晶体,可以储存魔力,弯刀刀刃上也风系魔法花纹,在使时候,斗气高强人可以这把弯刀发出风刃……这点上,估计以现在水准到了。”

呆住了!

因为这个小贵族,说分毫差!

件皮甲北方个好色男爵赠送给自己。而弯刀,来自于某个ChuiXian自己MeiSe佣兵团团长——个家伙正一个西北异族!

揉了揉眉头,看着塔:“让最为好奇副破魔弓箭……”

缓缓拿出了把银色弓箭放在桌上,微笑道:“弓上条纹图案竖立斜拉花纹,这在纹章学里代表着月力,也就月亮之力。根据看过书,以月亮之力为图腾,应该来自于大陆上一个古老家族,穆恩家族。这个家族曾经在七百年前风光一时,最辉煌时候,曾经拥这个大陆一半领土,他们信奉神灵月之女神,过很可惜,在几百年前大陆混战之中,穆恩家族王国被灭亡了,随后大陆进入了统一罗兰圣国时代,穆恩家族也随之而灭绝,据说这个家族已经……嗯,怎么说呢,绝种了。”

手指在光滑银弓上来回摩挲,眼神里带着一丝玩味:“很奇怪,,一个小小冒险团队首领,三流斗气,却拥三件珍贵魔法加持武器。哦,一件来自北方,一件来自西北,还一件居然来自于已经绝嗣某个古老家族。……到底什么身份呢?”

这番话说来,如果吴启蒙老师,位博学多才罗西亚特老学者在场听见话,已经会为自己这位弟子感到骄傲,也一定会为这样一个学生被人称为“白痴”而感到平!

因为吴这番看似简单话,却几乎涵盖了对纹章学,徽章学,图腾学,还大陆历史学等等好几门知识精通掌握!而且,恐怕就算老学者本人,也无法在看到这三件武器之后就立刻说出它们来历!要注意:吴他几乎信口就说了出来,而没查任何资料!仿佛学识,都全部牢牢记在了他脑子里!

对于塔来说,她现在脑子就只震撼了!

……怎么知道这些?”塔张口结舌。

“书籍。”吴放下了手里弓箭,然后微笑:“书籍记载了人类所知识。而知识,人类进步灯塔。而,从六岁就开始看这些书了。”

“六岁?”塔低声叹道:“一定一个天才……看过很多书么?”

少。”吴笑道:“过,什么天才。事实上,在很久之前,一点都喜欢看书,甚至一点都喜欢知识。”

……”塔住就问了下去,可刚说了半句,就意识到现在恐怕什么适合聊天好时机。

在意,他却笑了笑,低沉声音,仿佛自语一般低声道:“一个故事:一家精美瓷器店里,老板花了很多心思制作了一个新瓷器,可惜被一个忽然闯入外来者小心打碎了。这个外来者很内疚,于决心要制作一个好了新瓷器补偿给店主……嗯,对,就这样,补偿!”

“补偿?”塔些茫然。

笑了笑,他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女俘虏:“似乎对别人事情更兴趣,如果,现在更应该关心自己处境。”

“可似乎也并在乎和说这些啊。”

“哦,因为一个美丽女孩,而且一双漂亮大腿。”吴耸耸肩膀,漫经心道:“男人么。大多数男人在漂亮女孩面前总住会多说一些话——这大多数男人天性。”

咬了咬牙齿,她忽然觉得从心底泛起了一丝无力感。面对这个年纪小贵族,她却仿佛感觉自己才一个年幼小女孩。对方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甚至每一个眼神,看上去都么高深莫测……仿佛他平和目光,却随时可以把人看穿!

到底想把怎么样。”塔已经认命语气了。

在笑:“刚才还打算勾引么?现在,妨再试试。”

心里一动……他这什么意思?看着小贵族笑容,还眼神,塔心里忽然重新开始蠢蠢欲动了!

已经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了塔身边,他手指轻轻抚上了塔脸庞,细细感受女孩脸上柔嫩肌肤。

动作轻柔,从塔脸颊一直滑落到她颀长脖子上,然后缓缓shen.进了覆盖在塔身上chuang单里,轻轻按在了塔肩膀上。他手指纤细而rou软,丝毫没一丝别男人种粗陋,而带着一种从容……TiaoDou?

对,TiaoDou!就好像猫儿在玩弄已经被捉到手老鼠一样!

在吴手指动作下,开始轻轻发抖,她忍住闭上了眼睛,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随后,吴忽然一把掀起了塔身上毯子……塔已经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即将到来事情了,可……

唰!

就感觉到被捆住双手一松!牛筋已经被挑断了!

手里拿着一把雪亮小刀,微笑着退后了一步:“好了,现在随时可以走了。部下也会阻拦其他同伴都可以和一起走,个魔法师同伴必须留下。”

“……”塔吃惊睁开眼睛瞪着吴:“说放走?”

“对,没错。”吴笑得很随意:“个魔法师同伴兴趣。至于这三件魔法武器,研究过了,也就需要了,也可以带走。”

越发看透这个贵族少年了,她张了张zui:“可……在酒馆里突然向们发难……”

说了,对魔法感兴趣而已,而感兴趣。”吴淡淡道:“很忙,也些累了,现在可以走了,要打搅休息……睡觉时候可喜欢身边人盯着。”

他退后两步,指了指门口,已经很明显逐客意思了。

感觉自己就好像做梦一样,她接过吴递过来小刀割断了脚上绑着牛筋,活动了一下已经些酸麻手脚,走到了门口,却仿佛还没回过神来。

“哦,对了。相逢即缘。如果介意话,可以再给一个忠告。”身后笑道。

“请、请问什、什么忠告?”自觉,塔语气恭敬了很多。

。”吴笑得风轻云淡:“这样女孩子,还趁早找个好男人嫁了吧,找一个平静安宁乡下,嫁给一个老实小贵族,然后安分过日子吧。嗯……句话怎么说来着,嗯,曾经一个远方朋友说过一句话:江湖很险恶,出来混,迟早要还。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坚持很辛苦,如果想嫁人话,也可以考虑其他选择:女人就蔓滕,最好还找棵大树来依靠比较好。想,这个世界上活着穆恩家族人已经很少了。”

身子一震:“说什么?穆恩族?”

“没错,穆恩族,信仰月亮女神穆恩族。”吴笑道:“看过了,手指,无名指比食指要长一截。还脑袋后面,一块骨头略微凸起一点。这些都书里记载最最标准穆恩族血统特征。虽然这两点未必就一定穆恩族,但同时还拥穆恩族月亮图腾武器。难道想否认么?”

这辈子,第一次,塔觉得自己撞到铁墙了!即使在面对些贪.婪好色贵族,或者面对些凶狠而残暴佣兵头子时候,塔也从来没过这种无力感!

面前这个小贵族,他真能一眼就把人心底秘密看穿么?

而且他笑容……这苍白而清秀脸庞,种淡然,又仿佛对什么都在乎笑容……

……就像恶魔!

看着长腿小妞失魂落魄走了出去,吴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整理自己挟带书籍。

这时候,忠心仆人尼马敲门进来,他表情些犹豫:“这个,主人,您要休息了么?需要什么吗?您晚上好像没吃多少东西。”

看着尼马一脸暧.昧样子,吴笑了笑,他知道尼马刚才肯定一直都在外面等着,而看见女孩从自己房间出去之后,这个仆人立刻进来看一下自己。

嗯,除了母亲之外,恐怕这个仆人这个世界上最关心自己人了。

“没什么……哦对了,尼马,私人钱袋里还多少钱?”吴好似很随意问了一句。

“整整一千金币。”尼马提起钱来,立刻精神一振:“主人,这离开之前,尊贵夫人私下给您可都很好保管着呢!”

想了想,低声道:“嗯,听说科特行省盛产一种水兰宝钻,等们倒了,采购一些,要派人送回去给母亲。”

“夫人一定会很高兴。”尼马笑道,过随后他忍住低声道:“少爷,您聪明……别人知道,尼马可知道。如果夫人和伯爵大人知道这一切,他们肯定会为骄傲,可……为什么……”

“为什么喜欢被别人当成白痴?”吴笑着接口。

尼马立刻露出一丝惶恐来,他低下了头,但还忍住道:“加布里少爷被成为天才,您却……唉,其实,如果您……哼,看加布里少爷个启蒙老师也没什么本事,知道,您经常去看加布里少爷,还看见过您教会他如何写字……天才?哼……”

“好了,尼马,累了,出去吧。”吴眨了眨眼,微笑道:“明天还要赶路。”

看着忠心仆人出门。吴缓缓坐在了椅子上,力shen了个懒腰。

唉……白痴么?

白痴就白痴吧。

,自己并属于这个世界啊!

美丽伯爵夫人,个可敬女人,却知道,自己根本就占据了她第一个儿子躯体。根本就抢夺,一种ChiLuoluǒ抢夺!尽管并自己愿意

这样,算起来,自己应该还亏欠龙浩家吧。尤其亏欠个可敬女人,对个美丽善良母亲,自己亏欠她一个好儿子。

身份自己“父亲”个伯爵大人。

唉,自己偷偷了一些手段,还给了他们家族一个“天才”儿子,然后自己安静离开,也算弥补了自己亏欠吧。

想起来,加布里个小子……但愿他能让他们满意吧。离开了燕京,以后也同时常偷偷跑去教个小孩子看书了。

自己,实在没看管孩子耐心啊。

为了成为一个合格教育弟弟秘密教师,这些年自己几乎拼命学习和读书,然后寻找一切机会偷偷把自己学到东西再教给弟弟。

,只能偷偷去做这些。因为父亲大人,他似乎生怕“白痴”一种会传染病,害怕自己把这种病传染给弟弟,太喜欢自己过多接近弟弟。

,这些年这么努力学习……这样热情,即使在原来个世界上学时候,也过啊。

当弟弟四岁时候第一次学会提笔写自己名字,然后告诉父母时候……高兴伯爵大人恐怕知道,为了教会个四岁孩子写字,他白痴大儿子可偷偷花了少心思啊。

,费尽心思把学到大陆历史学编造成故事形式来说给年幼弟弟听,这种方式来教育年幼孩子……从这方面说,自己倒还当老师天赋啊。

白痴?哼,这样称呼,对于一个完全属于这个世界人来说。

,在乎么?

当然

尽管亏欠,但自己内心实在无法接受另外一对男女代替自己心中父母位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尽量弥补了一些之后,安静离开,或许自己最好选择吧。

被发配……其实,也错啊。

加布里,这个小子可要努力啊。因为以后会再半夜爬进房间给说故事听了。也会把些拗口难懂斗气法门编成歌诀方式让背诵了。

记得当年第一次,加布里忽然把拗口些斗气诀窍唱歌方式——因为这样更便于记忆,当这些被年幼小孩子在无意之间展示在大人们面前时候,让伯爵大人惊喜万分,连连称赞孩子天才。

而这些,他恐怕永远也想到这自己白痴大儿子杰作吧!

抢走了一个儿子。然后,想了一切办法来还给们一个“天才”儿子。

龙浩家族,这就,吴,对一点点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