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发】

小说:无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限冒牌 字数:2984

【瞬发】

“啊。”点头,回过神:“那么给她找个房间”笑,看着那个长腿小妞:“我没别的意思,只的皮甲感兴趣。”

“该死的小鬼!敢碰我一下,我一定会让……”女孩咒骂。

板着脸走到她的面前,很大方的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脸上力戳一下:“哦,我碰准备把我怎么样?”

其他人都绳子捆,那个蛮牛武士更被两个骑士知道从哪里找绑牲口的链子锁上

而这个长腿小妞,被龙浩家的护卫们打晕,然后直接扔进的房间里——既然小主人对这个女孩似乎很兴趣,那么作为属下,这种讨好主人的机会,何乐而为呢?

关心部下的那些龌鹾想腾出精神,准备单独好好的检查一下那个魔

被剥去灰色袍子的魔师,只穿着内衣站在的面前,他的手脚都被绳子捆上。开始的时候他还试图威胁这个小贵族:“这样对待一位魔师,难道怕得罪魔学会吗!”

回答他的一个耳光。这一个耳光立刻让魔师乖乖的闭上嘴巴。

些疼痛的手,看自己的这个身子还太虚弱一些。

“如果乖乖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会考虑放。”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被绑成粽子一样的师:“刚才施展的那些火球术,我没看见念咒。难道已经掌握‘瞬发’的技巧么?”

最好奇的地方

师施展魔,必须念咒的过程!这看到过的书籍告诉他的常识。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一些个别顶尖的,杰出的魔师,可以掌握一种意念催动咒语,开口吟唱就可以在心中默念完成咒语的门——这样的技巧就传说之中的“瞬发”。但这种顶尖的技巧,需要极为强大的精神力的支持,还对魔技巧的极端精确掌握和理解!

可以做到这点的,几乎都大陆上闻名遐尔的大魔。这种瞬发的技巧,绝对一个小小的最低级的一级魔掌握的。

当然,除依靠本身力完成“瞬发”之外,也通过其他方式完成“瞬发”的途经,公认的最广泛的方:魔卷轴。

所谓的魔卷轴,就事先刻画好术的卷轴,当魔师需要战斗的时候,随手把卷轴扔出,就可以瞬间引爆卷轴里预先存好的魔

,魔卷轴也很珍贵的魔消耗品。而且,越高级的魔,制作成卷轴的难度就越高!目前最广泛的使于魔卷轴的,也一些低级的术而已。而把中级术制作成魔卷轴的,已经的珍品!至于一些个别的高级术,根本就很少听说制作成卷轴的。

所以,才会对这个小小的一级魔师产生浓厚的兴趣!因为从刚才战斗的过程里,他在施展术的时候,根本没念咒!似乎就传说中的“瞬发”!

虽然,他“瞬发”的最最低级的火球术而已。

基本上,在这个世界里,魔师的等级高低着严格的界定的,最最明显的就魔力的强弱,还对于魔技巧的掌握程度。

其中,对咒语的使判断一个魔师优劣的标准!

施展魔需要念咒,这公认的常识,而往往同样的一句咒语,在同的魔师施展起,会同的情况。些水准很高的魔师,已经研究出一些咒语的同的使,可以把那些深奥拗口的咒语,以特殊的方式快速的念出,甚至哪怕其中精简掉一个两个音节,在对战的时候,就先敌人一步发出术!这就占得先机

而对于一些魔咒语的研究成果,也往往师自己的最大的秘密,绝对肯轻易传授给别人的。否则,就丧失自己的优势

至于“瞬发”……那更可以让任何一个魔师为之发疯或者为之牺牲一切也要追求的东西

傻瓜,他会真的以为这个区区的最低级的,仅仅比魔学徒高那么一丁点的一级魔师会真的掌握“瞬发”的技巧。他心里的猜测:多半这个家伙掌握一种类似于瞬发的办,或者一种近似于“瞬发”的替代办

否则的话,如果面前的这个魔师真的“瞬发”的强人,那么也会落到被绑成粽子一样的下场。那么刚才一战的结果,最后一败涂地的应该自己一方才对。

这个家伙,肯定什么小秘密!这才兴趣所在!

面对的问题,这个魔师脸色些难看,他似乎眼神些躲闪,紧紧的闭着嘴巴肯说话。

撇嘴巴,他并指望对方会一下就肯乖乖合作的把秘密说出

这里这家酒馆后面的厨房里,反正现在这里就只他们两个人,时间陪对方耗。

他先开始仔细的检查从魔师身上缴获的战利品

一件魔师的袍子,一眼,干脆扔进身边的炉子里,魔师的袍子化作一团火焰,被当成柴火烧掉过那个银叶徽章,拿在手里把玩一会儿,也同样扔进炉子里。这个徽章学会颁发的正牌魔师的认证资格标志……而且,以这个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看,它还具一个特殊的性质:防盗防丢!

这枚徽章,经过魔学会的魔认证,只它的魔师佩戴,而且离开魔师本人的身体超过一定距离,否则的话,就会自动融化掉。而且,这种徽章上还会发出一丝印刻在上面的魔力波动,这防伪标志!使得普通人很难自己制造出一个这样的徽章冒充魔师的身份。

所以,这个徽章对什么处。只看着徽章被扔进炉子里,被绑成粽子的些肉疼的表情。

看,我其实没什么恶意的。”笑,他年轻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恶魔一般的微笑:“我只一个对魔兴趣的少年,如果肯回答我几个问题的话,我可以放。”

师还说话。

继续检查战利品

一个小小的包袱,这也从魔师的袍子下搜出的,倒空这个包袱,几块成色驳杂等的宝石,这些对常人说都珍品,但对魔说,储存魔力的工具而已。一眼,毫客气的笑纳进自己的口袋。

其他的,还两张羊皮纸,上面记录的几句低级的魔咒语。一眼,立刻眼睛一亮!

虽然他看过很多关于魔学识的书籍……但因为魔师这个领域的严格规定,任何真正的魔咒语,都记录在书籍上的!书籍上只一些关于魔方面的理论学识,却哪怕一句最最低级的真正的咒语!

就连最低级的火球术咒语也!!

也就说,任何人都可以看书解魔这个东西,但通过看书而成为魔师。

比如,他现在对于魔这个领域很多理论和常识性的认知,但却一句咒语都知道。

这些,都保证师这个领域的传承的古老传统:魔师的传承,只通过老的魔师亲自口传身教给弟子!绝对公共传播!

点类似于‘那个’世界的枪械管制。”心里这么评价的:在“那个”世界里,人人都上网或者通过阅读书籍知道很多武器枪械的特点和型号以及原理等等,但依靠个人的力量徒手制造出一把真正的枪

“哦,这什么?”

清点完战利品之后,面前最后剩下的几个透明的小瓶子,瓶子的口密封的,里面一些颜色各异的粉末。

敢盲目的打开这些瓶子,因为魔师随身挟带的这些东西,很可危险的!说定其中某个瓶子里装的就让人变成石头的危险品!

“看我的猜测并没错。”坐正身子,带着笑容看着自己的俘虏:“的真正实力,并强,一个低级的一级魔师。这点毫无疑问。刚才战斗时显露出的瞬发技巧,应该某种投机取巧的替代方式吧……对吧?现在我给两个选择,要么,乖乖的说出,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就放走。要么……就要吃点苦头。”

师还试图耍花样:“一个贵族!难道觉得这样对待一名魔师,的行为失身份么?”

没说话。

贵族?那又怎么样?

事实上,对自己莫名其妙到这个世界,一直些心里以为然。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他觉得自己生活没任何目标!当失去原本那个世界所的一切,失去理想,失去友情,亲情,爱情,失去原本生活里的一切……

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而且一种近乎蛮横的“切断”!之前的几年里,感觉自己的生活混混噩噩的,他没找到哪怕一丝生活的目标。

现在,对于他说,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唯一引起他一丝兴趣的,也就这个世界的“魔”领域。

至于其他的……在乎呢!

而为满足自己对魔的好奇心,就策动手下在酒馆里袭击这些陌生人,这样的行为否道德?在乎!

他,;龙浩也好,或者前世的那个人也好……从什么好人。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