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上)

小说:无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限冒牌 字数:2072

和燕京街小巷沸腾的气氛完全相反的,却一片沉寂。

没有盛的宴会,没有欢庆仪式,甚至连一简单的酒会都没有。

离开了码头,甚至连原本准备好的从远征舰队抽调出来的一千名士兵列队进城迎接市民检阅的仪式都只留下了副手坐镇,匆忙赶回府之后,就谢绝了一些访客。对外的借口:戎马数年的,需要一点私时间来抚慰家中爱妻寂.寞的心灵。

尽管让不少原本煞费苦心准备来拍这位圣国新的英雄马屁的们有些失望,但这冠冕堂皇的借口立刻得到了所有的支持。

而此刻,在府的豪宅,圣国海军的凯旋英雄正在和的亲生儿子对视。

的目光很深沉,很忧郁,很复杂。

如果不心中坚信妻子的操守……蒙蔽第一眼看见面前的这孩子,第一反应就:这真的下的种吗?

因为这孩子的相貌和实在相差很

龙浩家族的男一向以威武雄壮的男子汉形象而闻名!对于龙浩家族男的标准形象,应该身材高魁梧,xiong膛宽阔,手臂粗壮,四方脸形,鼻梁ting直,一副彪捍英雄的男子汉才对!

至少蒙蔽这样的。身材魁伟,相貌在王圈极为出众,在年轻的时候就王圈著名的伟男子。

可面前的这小不点……

尽管才三岁,可对于一向以出产彪捍男子汉而闻名的龙浩家族而言,也实在太白净瘦弱了一些……唔……听说这孩子在一月前病了一场,或许因为这点身子才虚弱了一些吧。

而年仅三岁的未来的继承,吴用龙浩,则一脸漠然的和的父亲对视。没有如同龄孩子那样声有力的哭叫,这让很不满意。按照传统来说,哭得越声的孩子,才越健壮!

面前的这孩子,未免也太安静了一些,就坐在chuang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抬着头盯着,仿佛带着好奇,又好像带着审视。

认为一定看错了。

三岁孩子的眼神,怎么会有如此复杂的情感?!

郁闷的同时,吴用龙浩的心情无疑比更复杂。

美丽成熟的,用她慈母的心还有一月前的那些举动,已经成功的软化了吴用的心。

忽然跳出来的“父亲”……

哼,算哪冒出来的!

……真的还不会说话?”的表情很严肃,看了身边的妻子一眼,只看见妻子眼眶的泪水,心才不由得一软,想起出海,一走就三年,冷落了家的妻子,即使在一临产,最需要丈夫抚慰的时候,都没能在她身边,而唯一的儿子变成了这副模样,也咱不能责怪这可怜的女,语气不由得柔和了几分:“好了,亲爱的,孩子不会说话,我们请圣国最博学的老师来教,总会开口的。只的身体太虚弱了,我们龙浩家族一向都以武勋而立足圣国的,我的儿子将来也然将继承我的道路,成为一名圣国将军,这么虚弱可不行……嗯,已经三岁了,我想也该考虑给找一名启蒙老师的时候了,虚弱的身体,练上几年然就会强壮起来了……你看斯托纳怎么样?我最忠心的侍卫长,斗气高强,对家族忠心耿耿,我想从下月开始,可以让斯托纳开始教授吴用一些基础的锻炼法子。”

听见苦命的儿子这么小就要接受训练,美丽的眼睛不由得流出泪水来:“可……还这么的小。”

“就因为的身体太弱了,所以更要提早锻炼的体魄!否则的话,怎么继承我们龙浩家族的武勋!”戎马多年的在这点上倒很坚决,一挥手就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在皇宫觐见完皇帝陛下,接受了皇帝陛下在庆功仪式上当众亲手颁发的第三枚圣国一等英武勋章之后,皇帝陛下当众宣布了将站功赫赫的蒙蔽晋升为圣国统帅部副总统领,这已经圣国武臣的二号物了。

在和皇帝陛下在一单独的房间交谈了一会儿之后,蒙蔽主动提出去除了圣国海军一等将军的称号,交割了军权,随后从皇宫出来,再次拒绝了同僚们的道贺还有无数的宴会邀请,甚至连光明女神神殿的几位教正的邀请都婉言谢绝了之后,才急忙的赶回了家

龙浩家族蒙蔽的儿子白痴,这在燕京已经不什么秘密了,

看着即使在受勋仪式上,脸上都隐隐含着的那一丝忧郁,也不由得让不少和龙浩家族友好的同僚对生出几分同情来,当然,一些政敌们暗中幸灾乐祸,也免不了的了。

在家再次面对了的儿子,不同的,这次的见面没有美丽的在身边,的身边,站着的跟随了近二十年的忠心的侍卫长斯托纳,一位圣国的一等剑士,一手“流炎剑”,被公认为燕京最顶尖的几位剑道高手之一。

不知道为什么,蒙蔽总觉得对的这儿子有些不太喜欢,觉得这孩子眼睛的那种目光,并不单纯的只木然,隐隐的似乎带着一丝抗拒。不过也觉得恐怕多想了:三岁的孩子,能懂得什么?而且远征在外,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还未曾抱过一次,对的陌生,也理所当然的吧。

侍卫长先用一标准的家族内臣的礼节,单膝跪在了吴用的chuang前,然后双手把吴用抱了起来,脱去了全身的衣服,一只手一丝不苟的把吴用全身从头到脚都捏了一遍。在这过程,吴用倒挣扎了,似乎很不适应被一这么摸来摸去,只圣国一等剑士的力量却不能抗拒的。

“呼……”斯托纳的表情很严肃,叹了口气,放下了的继承,然后低头对施礼之后,才站了起来,沉声道:“,我……”

“斯托纳,你我身边最信任的,不用顾虑太多,有什么就说吧。”叹了口气。

“吴用少爷的身体很虚弱,而且似乎有些……先天不足,的骨骼纤细,心跳声驳杂,这样的体质,比普通还差了一点。将来如果要学习斗气,恐怕……”斯托纳咬了咬牙:“恐怕不会有多成就。”

“那你认为呢?”

“我认为,学武对少爷来说并不很好的选择,不如看看,否在其领域有什么天赋吧。”

斯托纳侍卫长说完,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