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下)

小说:无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限冒牌 字数:2392

第二章【文武】(下)

武的希望破灭,让伯大人很失望几天。不过他终于在美丽的伯夫人的安慰下重新振作起来,毕竟,自己唯一的儿啊。

虽然龙浩家族以武勋而立足于圣国,但历史上,家族也过那么一两位以智谋而闻名的智将类型的杰人物。些先辈们也同样不擅长斗气,却能在后方统筹全局,调度兵,决胜千里之外。

的将军,并不一定要身怀绝顶斗气在战场上身先士卒,如果能成为杰的全局统率,也一样可以为家族的荣耀增加光辉的。

既然不能武,那文好

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孩,却怎么文?算要请博者来教他识,可也至少要让孩说话吧。

和伯夫人的善良单纯的慈母之心不同。蒙蔽伯心里却生一丝异样来:他总觉得自己的个儿不会说话,而不肯说话!

因为,蒙蔽伯去看自己儿的次数越多,越发觉得自己的个儿并不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而一个对周围的世界排斥的孩凭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分明陌生和抗拒,分明有情绪显露的,而并不一个懵懂无知的白痴。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大人立刻在整个燕京重金悬赏,不问来着身份高低贵贱,者也好,低贱的农夫也罢,只要谁能让自己的儿开口说话,立刻能得到一千金币的赏金!

样的一件新鲜事情,立刻传遍整个燕京,来报名的人五花八门,甚至还有几个远方的吟游诗人前来报名。些人的法花样百,有的拿一个笛在吴用的面前吹一个下午,有的在吴用的耳边打锣,还有的故意趁着吴用没防备的时候在他身后大叫……至于有人胆大包天,提把伯的儿扔进河里,样他多半会开口求救……不过提种注意的人,立刻被伯的侍卫打断腿直接丢府。

开什么玩笑!算儿白痴,那也我的儿啊!丢进河里?我先把你扔进河里!

在整个燕京把件事情当成新鲜事一样流传的时候,个最大的难题,却被伯府里的一个仆人无意之中解决

而解决个难题的,被吴用昏迷时梦话里“钦点”来的仆人,尼

个曾经夫的仆人,倒一个好心肠的实人,他想一个法带吴用去看伯府里的棚。按照通常的情况,么点大的小孩,看见动物总会很好奇和高兴的。个法虽然有些土,但在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下,伯也同意

结果,尼抱着自己的小主人走进棚……

偏巧的,接替尼担任夫的那个仆人,天偏偏偷懒没有清理粪,结果走进棚里,立刻迎面扑来的一股恶臭难当的粪味道。那味道如此的浓重,当尼抱着小主人推开门的时候,差点没味道冲一个跟头去。

时候,怀里的小吴用几乎也条件反射一般的脱口低声说一句话。

“臭死我!”

件事情的结果,尼立刻得到一千金币的赏金,甚至连那个偷懒没清理粪的夫,也没有被责罚,反而得到二十个金币。

看着一脸斗败模样的儿,蒙蔽伯更肯定一点:故意不开口说话的!

#8226;

“从今天开始,他你的师。”指着旁边的一位身穿白袍的人,伯看着自己的儿:“罗西亚特先生,他拥有圣国占星术师的头衔,同时他还一位精通历史的者。以后他你的启蒙。”

开始的时候,位博多才的罗西亚特者,把工作完成的很色。

一年时间的启蒙,不过才四岁的吴用少爷,已经可以书写圣国文字!四岁会写字,虽然在正常的孩来说并不算太不起,但也比较难得

连一直对儿不太喜欢的伯大人也忍不住动心:难道我真的天才?

不过当吴用少爷的年龄进入五岁的时候,即使色的罗西亚特先生,也遇到难题

在吴用少爷五岁半的时候,在天傍晚,伯大人在书房里和罗西亚特先生谈很久……

“伯大人,还请您另请高明吧。”占星师一脸颓然的模样:“您的儿天资聪明,而我样的人,实在没有精力调教样的弟……”

看着者的表情,伯的心立刻凉。白痴都能看者说的什么“天资聪明”敷衍的鬼话……难道我那儿真的白痴?连么聪明博的罗西亚特先生都无法教育好他?

“可,罗西亚特先生……”伯沉着脸开口。

“不不,尊敬的伯大人。”者一脸惴惴不安:“请求您,还不要挽留我样艰巨的工作实在我无法胜任的!”

者的话很坚决,让伯不由得苦笑:教育我的儿,真的一件“艰巨”的任务么?连伯多才的占星师都不能完成,那么换其他人恐怕更指望不上

看着伯yin沉的脸,事实上此刻罗西亚特者心里也很惶恐的……

唉,如果只单纯的类似于“太阳和月亮两个大球”之类的古怪言辞,还可以勉强看作吴用少爷的孩气说法。那么,当听到一个五岁多的孩类似“皇权的过于集中才导致腐败的根源”样的话,差点把者吓得心脏停止跳动

其实,教吴用少爷整整一年的者,已经很明白自己的生并不什么流言里说的“白痴”,相反,个孩很聪明,甚至比同龄的孩都要聪明一点。但即使再聪明的孩,也不会说评论“皇权”种深奥的话题!

所以,者自然认为,些惊人的观点,多半大人在家中无疑流露来,被无知的小孩不小心说来的!蒙蔽伯手握重权,军方统帅部的二号人物,在圣国海军里人脉广泛……样一个大人物,在家里私诽皇权,显然对皇室不满!如果再多想一层的话……

自己不过一个迈的者,可不想被牵扯进什么政治斗争里!还尽早脱身为妙!

者的坚决辞行被伯同意,他几乎逃跑一样的立刻收拾东西离开府。样的表现让伯大人看在眼里,却也只能苦笑

难道,自己的儿,真的没救

吴用静静的看着伴随自己一年多的师离开的,他站在阁楼上的窗户前,看着者收拾行李,钻进车远去。

“少爷。”大概看见小主人面色有些不好看,尼忍不住小心的喊一句。在成功使得少爷开口说话之后,他一直担任吴用少爷的贴身仆人的角色。

“尼。”吴用没回头,可听得来,他的情绪不高:“你觉得,无知一件幸福的事情呢?”

“呃?”尼不知道怎么开口。事实上,个前任夫的脑里没什么墨水,小主人问种问题,显然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无知?难道小主人在为自己苦恼么?可样的话题,却不敢接口的。

“算。”吴用回过头来,他仿佛笑笑,小小的,稚嫩的脸上,却仿佛带着一丝疲倦。

相对于个世界的人,我知道的太多

我知道天上为什么会有太阳和月亮,我知道为什么每天会有日夜轮回,我知道一年为什么会有四季交替,我知道为什么会有春去秋来……

可正因为知道些,才烦恼啊。或许,活在个世界,无知才一种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