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共同的敌人

小说:陈太宗传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金华益笙菌 字数:1715

“为什么定要战争?”吴湛拭干剑上的血迹,问道。

王奇因为失血过多,面色有些苍白,但她还忍着痛道:“喜欢战争,可仇恨这种东西,驱使们走向错误的决定。”

“仇恨?”

恨朱郡奕,的血脉天赋明明比她好,可就因为她觉醒得早,就能得到宗主的重视,而就被当作垃圾样丢边。”

空气似乎要凝固了,只有吴湛的叹息声还有王奇短促的呼吸声,微风拂过王奇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

“可,仇恨没有用,它只冲昏的头脑,让你成为只屠戮的无心之。”

“嗯……”王奇苍白的脸略有红晕,点了点头,“那,们现想办法救他们吧。”

看着苟延残喘的众,吴湛的心似乎被龙爪揪住,莫名地痛。

王奇的泪水再次流下,她走到周童身边,把她拥入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低声道:“让你好起来的,直陪着你,你别怕。”

微风拂过,把周的头发与王奇的头发交织起,周平静没有呼吸,而王奇的呼吸短暂而急促。

有办法的,有办法的。”吴湛小声对自己道,他能眼睁睁看着朱郡奕自己面前步步走向死亡,绝对能。忽然,王奇灵机动:“因为琉璃仙山里汲取灵气才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吗?也许那儿有东西可以就他们!”

马上奔向琉璃仙山,从这岸到琉璃仙山,必须经过泸沽湖,必须走过那座仙气缭绕的桥。

他们远远就看见琉璃仙山被云雾缭绕,而泸沽烟水则微澜泛波。

琉璃仙山表面上仙气缭绕,如梦似幻,实际上当走过那座桥时,才发现过就座普普通通的山脉,有处洞穴似乎正平日里居住的地方。吴湛和王奇走进洞中,发现洞里的陈设十分简陋,长度也到五十米。洞的尽头有只烛台,烛台上的昏黄烛火平静的风中轻轻摇晃。烛台下方有块石头,王奇走近看,发现石头的质地并像地球上的东西,而且正隐隐泛着幽光。

“你快来看这石头!”

吴湛应声跑去,仔细看了看这石头以及烛台,道:“这可能供奉这块石头,明它定有极其强大而神秘的力量。”

“那们就拿这块石头去救她吧。”王奇听得此语,马上激动地大喊道。

可,周将此物供奉于此,绝对能乱动。”吴湛拦下王奇,道,“还再找找其他线索吧。”

“愚蠢的啊,五彩神空石当然能救治类,但泸沽湖水可能够活死,医白骨的。”

安静的洞中忽然出现个浑厚的声音,悠远而神秘,洞中断回响。

“你谁?”

“哈哈哈哈……”那声音开始大笑,紧接着又道,“谁你们用管,只要快点去取泸沽湖水,救治伤者。”

吴湛和王奇相视眼,点点头,将石头放回烛台下,跑出了洞外,去取了泸沽湖水喂给周他们。

约莫半个时辰后,众都陆续醒了过来,王奇冲上去把抱住周,但周却面色凝重。

“你们用了泸沽湖里的水,吗?”

王奇微微怔,点头道:“啊,琉璃仙山里看到块奇怪的石头,然后有个奇怪的声音……”

“别了!”周改以往和蔼的常态,耐烦地制止王奇,道:“那湖水,虽有仙气,但却连接着异次元的空间,现你们动了那泸沽湖水,恐怕惊动异次元,招来祸患。”

大惊,王奇更惊讶得大张嘴巴,她连忙问道:“那……惊动了异次元又怎么样呢?”

知道,异次元的世界与们完全样,切都还迷茫清。”周似有些走神,只毫无表情地陈述完这句话,她的双眼望着泸沽烟水,似要看透这深见底的湖泊。

管怎么样,们都要冰释前嫌,团结起来对抗未知的危险。”商雨欣道,“陈昊,,陈太宗,们愿意归顺陈朝,绝怀鬼胎。”

陈昊天点点头,道:“那往事就笔勾销了罢,现,众爱卿且随回京。”

……

陈太宗四年之时,战事终于彻底结束,商朝旧部归顺陈朝,而东郊泸沽湖也被划为了陈朝的疆域。少年们知道,此次连通了异次元大陆,必然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但他们却知道,异次元早已盯上地球,而这次泸沽湖的变动,正好给了他们绝佳的机

……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寻常。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欢期。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生成此意?信道,竟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日心期千劫,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已惯天涯莫浪愁,寒云衰草渐成秋。慢因睡起又登楼。

萧萧唯代马,笑寂寂有牵牛。劳只合生休。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处月胧明。

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寄意寒星荃察,血荐姑娘。

卷 君立帝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