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倾伞如故

小说:陈太宗传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金华益笙菌 字数:1745

的风并比泸沽湖差多少,甚至更加强劲。吴湛在山之巅曲江蜿蜒流入南海,风吹动的素衣,唯有伞如故。

十年前,伞在曲江边散步,微雪飘落。雪落在伞,往后滑落,将的足迹轻轻掩埋。

茫茫雪原中,只有曲江的水在缓缓流淌,还有六岁的小男孩。但在某刻,沉寂被阵对岸的哭声打破。

听到哭声,停下了脚步,往对岸去,曲江的宽度是有变化的,这里刚好是比较窄的处,用御风术应该可以飞过去。

于是边飞,边寻找哭声的来源。忽然水面有什么东西动了下,往下去,发现木桶,里面竟躺多大的女孩。

原来哭声在对岸,而是在水中。用伞柄把木桶勾到了岸边,抱出了里面的女孩,还好瘦骨磷峋的,是很重。的手触到的身体时,感到阵凉意,的体温很低,像是在水里漂了很长时间。

走回家去,把放在床,去倒了杯热水。屋内温热的温度让的面色开始红润起来,体温也开始渐趋正常,很快便醒了过来。

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丢进河里的,无助的竟扑在的怀里哭了起来。抚摸的脑袋轻声安慰.

从那以后的日子似乎多了许多光彩。早练完剑回到家中,可以笨兮兮地端早饭等;晚无聊的时候,可以和星空说对未来的憧憬。

时间的书页翻,们都已经十五岁了。还是曲江边,还是茫茫白雪,仍然在无问津的雪原中散步,只是这次没有带黄纸伞。雪落在的头,很白很白,白得像瞳中淡漠的神色。跑过来,倾伞为挡雪。

微笑拉起的手,接过黄纸伞继续向前走去,数年时光已经改变太多了,再是当年那伞的男孩,再是木桶中随波逐流的女孩。

刻,转过头问:“我们会永远在起对吗?”微微怔,雪花飘落在的两鬓。

心向道,刻苦练剑,没有谁能动摇的心意,这陪了九年的女孩也能,所以轻轻摇了摇头。

空气似乎都要凝固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的眸中隐隐有抹灰色。甩开的手,独自跑开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

于是山,成为了山的小师叔。

就是现在所处的山。

似乎天为了应景,开始降下纷纷白雪,隐约可以见它们落入曲江水中产生的淡淡波纹。的伞仍旧系在腰间,没有撑开。

拔出了的伞,倾伞为挡雪。倾伞便如故,的双眸中有丝惊喜的光芒,如年前那样,接过伞拉起了的手。切恍如那别的雪天。

只是物是非。

惊讶地发现为撑伞的并是日思夜想的那,而是自己的内门弟子。

这要追溯到几月前。

……

吴湛如往常样在山顶刻苦练剑,将流云剑诀温习过遍后,就站在山顶略微休息片刻,脚下的曲江蜿蜒曲折。

忽然,有拍了拍的肩膀,回过头发现是长老。

“长老找我有何事?”长老平常都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们交谈,的种种事务也都是小师叔管理,如今怎么会主动来找呢?

“你且随我来。”长老只是说了这几字,便头也回地向习武场走去了。

吴湛摸摸脑袋,笑了笑,心里想道:长老果然还是这般爱说话。

因为是正午时分,习武场并没有多少,只见两般大的女孩在习武场的休息处似乎在等什么。远远见长老来了,们马站起来,向长老行李。

“这两位孩子天赋极佳,从北芦洲特地赶来我们天南练剑啊。”长老又拍了拍吴湛的肩膀,“们的诚意,你就收了们作弟子吧。”

“长老,我这你又知道,除非自己愿意,会收任何弟子的。”吴湛们脸的稚气,颇为屑,眼转身就要开。

长老急了,大喊道:“你若是能收了们,我就把我们山剑法的最高秘籍烈风式借给你!”

吴湛勾了勾嘴角:“当真?”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

“成交了。”吴湛继续向前走去,只留下潇洒的背影。

……

山之巅,男生握女生的手,的另只手有把黄纸伞。

的脸开始渐渐变红,手却并没有挣脱,呆滞地的脸,最终收回了的手。

“璐璐,你在这里干嘛呢?”似乎有些生气,有些伤心,有些失望。

李璐没有回答,仍然处在刚才的梦境当中,良久,句话也开了。

……

陈朝的皇宫里,朱郡奕欣赏花园中的美景,忽然想起了小时候救起自己的少年。当初跑开,是因为冷漠地摇了摇头。但的第二天,就后悔了,如果当初留在身边,知道现在会怎么样呢,或许可能已经在起了吧。

陈昊天穿便服,在京都的街道逛街。由于连年征战,百姓们的日子是苦堪言,如今天下太平,们都各自辛勤劳作,礼貌和谐,陈昊天甚是满意。知为何,突然便下起了淋漓大雨,只得狼狈地跑回宫中。

朱郡奕仍旧呆立在原地,任由雨滴滴落在的发丝。似乎在等待,在渴望什么,在祈求谁能够倾伞为挡雨。

缓缓走进花园,倾伞为挡雨。倾伞便如故,的双眸中有丝惊喜的光芒。

只是物是非。

如果你已经走了,如果这世界只剩下空荡荡的我。

那么……

我该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