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黑夜的捕食者

小说:陈太宗传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金华益笙菌 字数:3114

自从次周雯倩燃尽身体打败巴顿之后,京或者说整片陈朝的疆域似乎十分安宁, 可是安宁有时候意味潜藏的危机。

根据户部尚书的奏折,近的民众有非常严重的失踪现象,是境界实力较高的强者。根据目击者的供词,案件的共同点有很多,例如前就提到过的境界实力问题,此外,还有失踪时间是夜晚,且更可怕的是,夜色似乎总有一双血红的眼睛。

“有可能是异次元的生物。”汪哲晗推测道,“毕竟异次元的奇异事件已经很久没发生。”

“从迪诺佐尔到古敦,再到火山怪鸟巴顿,怪兽的实力似乎越越强,次又相隔么长时间,想是个可怕的对手。”周任彤眉头紧皱,说出个不如人意的猜测。

陈太宗静静地听完众人所说的,终于说道:“无论怎样,不能再让京的百姓受苦。汪丞相有什么高见吗?”

“如果奏折属实,那么看次敌人的目的似乎是针对强者,也许我们如果行走在黑夜的街道的话,也会被它盯。”

陈太宗点头称妙,马下令让李成、汪哲晗和朱郡奕三人穿便服,分别去京的北、西以及东自己则去南,其他人留在宫等待信号。

……

夜幕低垂,殿的长明灯仍在不断摇晃火光。陈昊的双手紧紧握汶水剑,似乎要浸出汗

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终于落下,陈昊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身,下令出发,其他三人马向北、西和东赶去,陈昊自己则往南。

星辉洒下,透过陈昊的指间落在汶水剑的剑柄,泛出微弱的光芒,暗夜的孤影显得有些脆弱,有些不堪一击,但只是表现象。

他是陈氏皇族的正统后裔,是率兵平反的太宗皇帝,也是世间少有的少年才。

他不像先帝一般以法安国,是施行仁政,深得民心。

他不像其他皇帝一样荒淫无道,一心为民,宵衣旰食。

他为国操心时很是仁慈,遇敌战斗时却又很恐怖。

于是下一刻,汶水剑“呛啷”一声出鞘,向左后方斜刺去。其的星辉似乎也由于附在剑锋的惯性,在左后方形成一条亮丽的星河。

暗夜之,一双红眼骤然显现,随后汶水剑像是刺什么东西。

“愚蠢至极,就种破剑也想伤我。”从那双红眼的方向突然传出狰狞可怕的声音,随后,陈昊的双手感觉像是被雷电击,无比地麻醉刺痛,紧接,汶水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回,带陈昊的身体往后飞数米。

那双红眼,越越大,最终终于借助月光看清它的真实目。

“果然又是异次元的生物,可恶!”陈昊挣扎从地爬起,看敌人一点点向自己走近。看那双血红的眼睛,陈昊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后退几步,汶水剑在手微微有些颤抖。

眼看那双眼睛以及可怕的嘴巴就要接近,陈昊终于稳住他的手,晚云收夕阳挂,掠到那双眼睛的后方。

一川枫!

夜空突然闪耀出无尽的红枫,瞬间火光漫,夜里的京竟亮如白昼。

成、汪哲晗和朱郡奕见到漫火光,马向南赶去,晚风有些凉凉,然一川红枫却给寒夜带丝丝暖意。众人的脸闪耀星辉与火光交映的光芒,如梦似幻。

谁知一川枫根本不能伤对方分毫,那只异次元生物只微微颤动一下,马转过身抓住还未得及落地的陈昊

“该死!”陈昊只巨爪抓得喘不过气,汶水剑无力地脱手出,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呼吸开始越越弱,红枫已然消散,眼前只有黑茫茫的一片夜色,那双红眼开始有些模糊不清,似乎有一层白雾遮住他的眼睛——他已经快要窒息

说时迟那时快,夜幕突然划过一道极光,紧接气温骤降,电闪雷鸣。

紧紧抓住陈昊的手骤然松开,四肢无力的陈昊从高空颓然坠下,眼看就要砸到地摔得粉身碎骨,那道极光再次出现,掠过地将陈昊带回宫

汪哲晗带陈太宗回到宫,李成松一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可以放心战斗,周任彤他们很快就会赶,陛下应该也会平安无事。”

朱郡奕点点头,蓝电开始从双手喷射出,直轰向夜空那双眼睛,成也化为玄霜巨龙,从九霜雪。

蓝电和霜雪在空翻飞、升腾,最终结合在一起,化作可怕的九寒雷。然那头异次元生物并不惧怕,张开血盆大口就将蓝电霜雪尽数吞食。

“怎么回事?”李成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眼前一幕。难道可怕又恶心的异次元生物真的什么吃?难道那些失踪的高手是尽数被它给吃掉?想大陈朝那么多的子民被外星生物如此亵渎,李成的双手开始由于过度用力微微颤动,在他身边的数米内气温急剧下降。

极寒风暴!李成尾巴的冰晶状物发出黑色的幽光,紧接,京的南开始凝霜 ,那双红眼前也似乎隔一层薄薄的雾。朱郡奕趁势再次发动九电极光,直轰向它的眼睛。

夜空骤然闪过一丝火花,红眼逐渐变得黯淡,然火花闪过的下一刻,那两只可怕的巨爪又分别抓住成和朱郡奕的脖子,行将扭断。

和刚才几乎一样的情景,那道极光再次出现,又将二人从魔爪之拯救

汪哲晗带周任彤他们

他的发髻由于刚才的光速飞行散乱开,及肩的长发随夜风狂舞。他的手,一柄光矛正熠熠生辉。

周任彤和郑涵站在他的身后,相反,李成和朱郡奕则滑稽地躺在他的前,由于缺氧造成的不适仍然没有退去,甚至由于刚才快速的位移更加严重。

次的敌人并不简单。”周任彤紧紧盯那双泛红的眼睛,神情略微有些凝重,“它的名字叫波伽鲁,曾经摧残一整个星球的生命。且,每次吞食下食物,它的力量升,很是可怕。”

“波伽鲁?个词的意思,在远古似乎是‘捕食’。”听周任彤的话语,郑涵若有所思,难道可怕的异次元生物是地球捕食生命体的吗?如果不将它打败,那么地球也会和那颗曾经的奇迹之星一样……毁灭吗?

汪哲晗透过光矛的反射看到郑涵脸不安的神情,他连忙后退几步,拉起她的手说道:“没事的,我们不是有五彩神空石吗?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让我吧。”

汪哲晗闻声望去,夜色缓缓飘一把黄纸伞,等那伞近,才发现下还有一个撑伞人。

“你也?”看见吴湛,汪哲晗有一丝惊讶,尽管同是南人,二人的性格还是有很大差异。汪哲晗行事沉稳、果断,吴湛,似乎更偏向于放荡不羁,作为离山的小师叔,根本不谙世事,自古也不归陈朝管辖,因此陈朝甚至下的事高高挂起。然一次,他竟然,

“你一个人可用不五彩神空石,且,我们也没有能和你融合的武魂,你又能怎么样?”吴湛刚欲张口,被周任彤无情地打断,似乎也是个致死的问题。

吴湛的目光一转,落到周任彤身,沉默许久,他才张口说道:“我说我就我,难道你以为我只是撑个子?”紧接,他将伞一收,突然就出现三个小女孩,正是李璐陆佳琳和朱培。

“怎么回事?”回连见多识广几乎啥知道的周任彤惊讶万分,刚才不是只有吴湛一人吗,怎么突然莫名其妙就多三个?

吴湛并不理会她,一把夺过周任彤握在手的五彩神空石,抛向空

“燃烧吧,勇气!”

一头巨大的狼王出现在茫茫夜色之

就是……离山小师叔的武魂……穆图。”周任彤睁大双眼凝视那头俯瞰京的狼王,它的双眸自带锐气,似能将一切事物直接瞳杀。

波伽鲁用它血红的双眼看一眼穆图,嚎叫向它扑过去。吴湛刚想躲开,忽然想到身后便是京的南城门,若是让波伽鲁一爪毁城门,想陈昊也会有些看法。于是他也站在原地,等敌人的到

体重达三万五千吨的波伽鲁,借助极大的速度产生的动能难以料想,穆图纵然也有两万三千吨重,可是毫无战斗经验的三人并不能跟吴湛的节奏,在穆图接下波伽鲁的冲击后撑持不住,导致穆图也被向后撞倒。

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南城门倒。吴湛尴尬地看一眼满地狼藉,挠挠头,另一只手却悄悄拔出黄纸伞。

星钩横昼!漆黑的夜色再次充满光亮,可次不是一川红枫,是亮如白昼的纯正光芒!黄纸伞的剑锋发出极其绚丽的光芒,它的伞……

黄纸伞的伞空划出一道同样绚丽的圆弧,从波伽鲁的身后直打向它的头。由于正全力抵挡剑锋的威能,波伽鲁并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危险,伞像利刃一般破开它的头颅,血浆四溢。

吴湛浅笑一声,收回黄纸伞,张开穆图的巨爪直插进波伽鲁原本就已四分五裂的脑袋,一把抓开。

脑浆和血液一同洒落,京的整片土地是一片惨绿,众人脸色大变,周任彤更是直接大叫

“你干什么啊!个星球的规则你不懂吗?它已经死你还要将它分尸做什么?!”

穆图转过头,轻蔑地俯视周任彤一眼,消失在茫茫夜色之

“我之所以找你要五彩神空石,就是为亲手杀它。”周任彤的身后,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转过身,略微有些敌意地看他和他身边的三人。

“波伽鲁之前,吞食我离山数百名弟子,你不是说规则吗?难道杀人偿命不是个星球的规则?!”

说完些话,黄纸伞再次压低,那三个人消失在夜幕之,如时一样,纸伞渐渐飘远,无影亦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