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泸沽寻梦

小说:陈太宗传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金华益笙菌 字数:2407

这年月依旧悄悄过去。京城的四季辗转,年岁翩然游走,泸沽湖的风夜夜轻拂。

自从上次吴湛手撕波伽鲁以后,异次元就真的再无任何动静,也许是被吓怕?周任仍旧无法原谅当初皇城之下血溅南门,可也无能为力。想要守护这个地球,只力量才能够打败异次元怪兽,否则软弱就只等死。

默默下定决心,周任床边,脱衣服躺下。可是当她闭上眼,就会大片绿色的血液朝着自己涌,她只好睁开眼,茫茫夜色,和晚上真的好像。

三个月,每个夜晚她都是这样熬过的,可是吴湛说的没错,波伽鲁吃太多太多人类,犯下太多太多的罪孽,底是什么地方出错?是自己吗?

生下就没父母,过着孤儿的生活,靠琉璃仙山的仙气得以苟且长大,长大以后,仍然停漂泊,还要背负保卫琉璃仙境的责任。好容易能遇王奇样志同道合的朋友,却也因此掺入皇族战争,最后得已打开异次元的大门。

周任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世,为什么自己会懂得么多关于异大陆的事?为什么自己会拥如此强大的辅助能力?切还都只是迷,直至

晚上,她听个声音在轻声呼唤她,很轻很轻,却又十分清晰。

,回要走。”

周任警觉地睁开双眼,看着房顶华丽的图案和优美的线条,还窗外洒进的月华。

她可以感觉个声音就是自于东边个诞生自己的地方。

泸沽湖。

……

夜晚的泸沽湖静谧无比,毫无波澜,月光照在湖面上像面镜子。湖面上柔和的风轻拂过周任的头发,像数年前与周雯倩初见样。她仍是白裙红衣,头发却再盘起,直直垂腰间。

多年之后,她又梦,和周雯倩初见的,画面遥远,恍惚细雨绵绵。

多年之前,周雯倩站在岸上,周任立于桥头。某刻,她们同时抬头,同时看见对方。

站在岸上的她,袭白裙,长发微飘。

站在桥上的她,件红衣,发髻整齐。

泸沽烟水之上,夜风仍静静吹拂,却波动平静的湖面。月华仍轻轻洒落,却照亮迷茫的前路。

前尘已忘,何日还乡?

乡在何方?

她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思绪开始回很久很久以前,久她自己都知道是什么时候。

,回要走。”

为什么都已经追溯这么久以前,还是能听这个声音?

,回要走。”

是谁在叫我?

周任收回神识,睁开双眼。

块玉石正在夜空中闪闪发光。

光亮照进周任的眸子,映射出水般的光辉,周任伸出手,缓缓触摸块玉石。

玉石瞬间大放光芒。

“这是?”

这是昭明玉啊,传说千年前陈氏皇族第任皇帝的随身宝物。为何会流落至此?

幕幕模糊的画面闪过,周任头晕目眩……这玉石,这仙山,这泸沽湖,切都似曾相识。似乎她在这泸沽烟水里,沉睡许久。

……

……

千年之前,中土大陆还是片荒凉的土地。人们住在北芦洲,常常吃饱穿暖,每逢冬都要饿死冻死大半的人。直至九百六十四年前,位部落首领带着上千民众翻越寒山,中土大陆。

在他的领导下,中土大陆迅速繁荣昌盛,在民众的拥护下,他很快便建立正式的王朝——陈朝。

而他,就是陈朝第代皇帝,陈

陈朝历四年,陈前往琉璃仙境游玩,遇见只受伤的白狐,于是将其带回皇宫悉心照料。这白狐极具灵性,与陈情好日密,日夜相伴。

周而复始,很快年时间过去。陈朝历五年,原先北芦洲些部落看陈朝占据中土的优越地理位置,联合起想要夺取中原。陈御驾亲征,歼灭其主力,还是少量残部逃往琉璃仙境。

东望泸沽,云雾缭绕,陈想起年前与白狐初遇的情景,然后他容得再多想,策马追击而去。

眼看敌人越越近,陈加快速度,想举击溃敌军,而只白狐则蜷缩在他的肩头,将脑袋深深埋入毛发中。

突然,空骤然变暗,泸沽湖再风平浪静。

“怎么回事?”陈自言自语道,回答他的只呼啸的狂风。

只庞然大物惊现世间,瞬间踩扁北芦洲的群贼子。紧接着,气温骤降,泸沽湖竟然开始冰封起,包括琉璃仙境内的树木、花草,甚至是风也似乎被冻结。陈及缓过神,下意识操起汶水剑边战边退,巨大的怪兽步步向陈逼近,眼看就要从琉璃仙境追陈朝境内。

“该怎么办?”陈眉头紧皱,手指微颤,他的战甲上尽数披满寒霜,眉间满是悲戚霜雪。

“只关闭泸沽湖的禁制才能封印格罗扎姆。”

耳畔突然响起个清脆的声音,很好听很好听的种。

眉头微挑,警惕道:“你是谁?”

从他的肩头再次传如梦似幻的声音。

“我就是你年前救下的白狐,我的名字叫周任。”

“周任……好好听的名字。”陈小声嘀咕,些走神,但下刻他就回过神问道,“该怎么关闭泸沽湖的禁制?”

“要让我献出生命才能关闭。”

空气渐冷,似乎切冰冷的感觉并非源于格罗扎姆的威压,而是内心深处某种奇怪的情感。失望?落寞?还是相思相望相亲的悲凉?

“绝对可以……”

的语气已然像先前般决然,而是……近乎颓废。

“若是让格罗扎姆这样无止尽地破坏下去,地球会被毁灭的。”周任的声音些悲伤,“这是我……早已确定的命运轨迹。”

她跳下陈的肩头,独自向泸沽湖奔去,任身后哭号嘶喊着也追上。

,回要走!”

伸出手极力想抓住周任,却被格罗扎姆震晕过去,汶水剑在空中转好几圈,最终拍在早已结霜的大地之上。

白狐渐渐幻化成人形,白裙红衣,随风狂舞。由于格罗扎姆的离开,泸沽湖已经解冻,夕阳映着波光闪闪的湖面,照在周任的脸上。

在这泸沽回眸,烟云中追溯我是谁。

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

湖面溅起的浪花,映着夕阳的余晖,最后仍然落回湖中,散开圈又圈的涟漪。冰冷刺骨的寒水断侵入她的身体,幕幕记忆开始闪过脑海。

些年华,都付作过往,他们偎依着彼此说好要面对风浪。

,回要走。”

她能够听数里之外他内心的呼唤。

周任伤心地闭上眼,任由温热的泪水消融在冰冷的湖水中。世界片寂静。

知过多久。

睁开双眼。

小雪微飘,落在他的两鬓,他缓缓爬起及捡起汶水剑,匆忙往泸沽湖方向跑去。

泸沽湖恢复风平浪静,然而只白狐却踪影。陈看着微澜泛波的泸沽湖,犹豫会,头扎进去。

,你在哪?”

人回答他,偌大的湖底只他孤身人。

注意他的视线已经迷离清,他的呼吸已经停止。

他没注意自己已经没知觉,他没注意他现在趴在周任的身体上。

格罗扎姆被封印,陈和周任在泸沽湖底沉睡。陈的表弟掌握皇权,并带领陈朝逐步发展起

直至十七年前,陈的父亲陈海挺生下他,年泸沽湖忽然重现千年前风起云涌的景象,琉璃仙山中射出道金光化为当年始皇帝佩戴的昭明玉出现在婴儿怀中。陈海挺认为这是意,是上让陈朝周而复始,生生息的旨意,于是把孩子命名为——陈

可是他们谁都知道,琉璃仙山的云雾之中,多只小白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