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小说:但愁天遁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寒稗 字数:2601

“刀名寒秋,封子收好。”洪程晚手柄短刀,刀泛寒光,传出丝丝冷意,接过短刀,洪程晚轻咦声:“封子可是使得左手刀?”

“说吧,要做何事?”冷眼看向他的白玉面具,“刀还是会用的。”

他冷声笑,四风起,雨涟幽碧的瞳孔缩:“叔父,你是要?”

要你去杀。”冷厉的声音于山间回荡,经久难息,天间声惊雷,震起片飞鸟。

,凭什?”“若是被他夺得天,那尽为其鱼肉矣!”他改先前的诡异,正色言道,“而且,仅凭吕不韦,是无法调动兵来追捕你的父亲的。”

“杀以活天便是如此?但凭何去杀?”

子使得是左手刀,”雨涟看着洪程晚,又看向的短刀,“常是料不到的。”

“而且,若要让封子只身入那龙潭般的咸阳行不测事,只怕天要笑洪程晚智短了,”他自嘲般的笑,“七日后,要出猎骊山,届时封子便可动手。”

,怕是出猎时亦是队众浩大吧,如何行事?虽说那与吕相有不共仇,但想那专诸刺僚,要离刺庆忌,皆是功成身死,可不作如此莽夫。”

声不知何处来的蛙鸣,似是应和于的疑虑。

平生最喜与封子这般的智士相谋,”他又是声轻笑,似是定了的生死,“到时自会来助封子。”

“只是你为何要死?你莫不是想借手除掉?”

子,你怎可说如此话,叔父他……”不曾想席话竟令雨涟火起,想来洪程晚对她而言很是重要。

“无妨,”洪程晚却是任的话语化入风,惊不起丝波澜,“若是想杀封子,大可不必拦李斯,说过,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何要死,不需什因果。”

清霜寒,素衣单,碎散在西风的,是化不尽的因果。

七日后,咸阳夜,骊山猎火明,耀四方。

“封子,已在返途了,届时将先引开甲士,而后你伺机刺杀。”

短刀寒秋,正应时节,刀柄寒意侵骨,而此时手心已湿。

咸阳古道秋风夜,远方的咸阳宫灯火通明,霁华兵铁衣泛尽寒光。

“仙猎猎兮裹尸旗,鬼卒昭昭兮葬魂墓。阴风送彻兮冷玉墟,朔气吹透兮寒玄圃!”金杖轻敲地面,原先明朗的月夜竟惨淡无光,阵阴风卷的万物死寂,在看向咸阳古道,的车架旁已是空无,骊山鸱鸮的怪笑连山片。

不消洪程晚多言,此时便当手,左手持刀,遍体欲化入极夜,阴风于身后撕咬。那颇为庞大的銮车此时竟是如此渺小而脆弱,近了,恍惚间,似是听得声钟鸣,震透八百里关

湿热而带有铁的腐朽气息的液体溅在了的脸上,眼前这个年岁与相仿却身负九五的眼眶眦裂,竟又将寒秋从他的心口拔出,天宇霎时红芒刺目,初落的寒雨已是浸染腥红。

犯上,逆者,红光现也。

“寡身负九五,天命当以列国授吾,命当紫微,汝竖子何敢行刺寡!”

不知何时,名为寒秋的短刀已然刺入的心口,此时已讶然,那九五命的面目竟是与有几分相仿。

耳畔声雷鸣,碧夜竟映成金黄,而后又归于死般的墨色。

又是道怒雷,伴着阴冷的血雨,咸阳古道已是宛若冥曹。

竟是皆响起了洪程晚那癫狂的声音:“权转玉墟凌霄动,青冥抟扶负鲲鹏,浩然神阙冷巽风,万界辰明锁祖龙!身负九五!父亲,你看到了?那又是紫微星兆!而呢?你自己看吧!还活着!”

“子圭,那便托付于你了,莫叫失望!”

在生机彻底化为云烟前,似是有袭玄衣立于道旁,注视着那手持金杖,近乎痴狂的青衣

“立吾言兮法三,遁其身兮欲东望,兄长,你放心便是。”

“寡坐拥三千里地,岂可殒命此地!”呵,终究是没能行成大事,此番是要殒命了

周遭无色,四无声。

忽而四周化为了湔山的石洞,雨涟正站于身前,满面忧色:“子……”

“雨涟,这里是哪里?湔山可是死了?”伸手向前探去,却只抓到片虚无。

是梦?不过只是不知,那些亡逝的残魂可否有梦,若有,可是大梦千古?

“雨涟曾为子卜过卦,那不是剥卦子为何还要去行刺?”她眼神黯淡,“而今子……”

“封子,”洪程晚兀然出现,已然恢复了昔时的冷异,“身负九五,有混命,你是杀不掉他的。”

“那你还让去杀杀,果然是害?”

“封子就不敢逆番天?难道便不可自掌其命!”他却如是反讥,那白玉面具泛着幽光,“封子好自为吧。”

而后又是片墨色,宛若在混沌,寰宇皆是空寂。

不知是过了多久,似是百年,又似瞬,似是有道残损的光浸入这方混沌,冥冥身旁有在低语。

眼前乃是衣绣赤鼎的男子,看似年岁是在四十上:“子醒了?”

“此处是何地?是你救了?”不曾想身刀的还能重返于世。

“此处是平门山龙泉头,旧时百越地,是叶某的女儿在庭外发现你的,子已是昏迷不醒有久了,在是平门山的乡野,名为叶渊,看子的装束谈吐,不似寻常士,敢问子姓名是?”

“在封尘,关士,在此谢过叶兄救命恩。”

“关士,封子可是那日咸阳道上刺?”话语出,他便是面色剧变。

“正是在,既然叶大哥知晓的身份,大可将押解送与。”斜眼看向柴门外,本应是入冬的时节,但这东南旧越地却似仲秋的咸阳,但有朔风,并无飘雪。

“封子说笑了,叶某虽是乡野士,”谁知他竟不怒反笑,“但叶某亦深明大义,那虽是年少,但其不仁已近于桀,纣,幽,厉,封子敢举大义,实是忠勇,如今大势,怕是楚亦将为所灭,单恨叶某难以效法封子,怎会陷封子与囹圄!”

似有什闪过,但又旋即消散。

“父亲,那子醒了?”熟悉的声音入耳,身后,竟是极似雨涟的少女站于柴门外,唯有那双眸是墨色而非幽碧。

“封子,这位便是小女叶灵,正是她于寒舍外发现重伤的封子的。”叶渊似是看出了的面色颇为古怪,“封子这是怎了?”

“无事,只是叶姑娘倒是颇似在于蜀相识的,望叶兄切莫介怀。”谁知那少女闻言却是转首看向屋外。

“是?那亦是奇了,不过小女不喜于生相语,倒是封子不要见怪。”他看向门外的叶灵,无奈笑,又正色道,“不知封子眼有如何打算,是回关还是?”

与吕相杀双亲,还如何回关?”想及与吕相,心便有股如毒蛇般的寒意盘绕,“已是孤身。”

“封子若不介意,可助于叶某家,他日若是封子欲返回国,叶某亦当相助。”

是夜,寒风死寂,空有几点残光于夜摇晃,东南乡野自是比不上关咸阳,但却与那湔山脚的村落有几分相似,虽无石,但亦是家家门前都有口石井,看得出年岁亦是颇为悠久。

短刀寒秋,刀身上有着形状扭曲的字符,带着种阴冷的意味。

都是刀入心口,那是身负九五不曾殒命,但他怕是亦想不到已关布衣亦是活了来吧?

闪过些许碎散的旧忆,依稀记得,曾有说过乃是心右,莫非是因此得活?

子,”叶灵的声音略有疑怯,“子还未休息?已是漏三更了。”

身红衣,生如夏花,开得世繁华,不过若是身着青衣,再有幽碧的双瞳,那便与蜀的雨涟无二了。

已昏迷月,有些事,需要思忖番,倒是叶姑娘该休息了。”

似是为了应证的话语,那残存的几点烛光亦是相继黯淡。

“不碍事的,自小亦是少眠,而今已是习惯了。”

“叶姑娘,在事不明,令尊曾言你是于庭外发现的,可不成,已是重伤垂死,而咸阳距此怕是有千里遥,自是无力至此的,不知当时姑娘可还见过其他?”

“当时似是有青衣闪过,不过并未看清。”

“青衣?”顿时心沉,怕又是那狂客了,“那可有根金杖?”

“嗯,手确有根金杖,只是不知子与其是何关系?”

墨色,似又听到了他阴惨的冷笑,洪程晚,他又打算做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