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小说:但愁天遁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寒稗 字数:2178

翌日破晓,渊已不见踪迹,天光乍现,却伴着一缕黑气。

“父亲已出去办事。”灵倒并不讶异,看如此事,只渊身着赤鼎白衣,不似农,家中无货,不似商贾,谈吐得体,不似工匠,不言孔孟,不似儒生,身居山野,不似显贵,他又会去办事?

“望姑娘恕在下冒犯,只不知令尊要办的事?在下实猜不出令尊的身份。”

“父亲去村中一户家,那户家昨夜病故,而后阴物出现。”

“令尊巫者?但并未看见卜筮物。”

“父亲不巫者,”灵摇首,“他道士。”

道士?想这列国诸子百家,工农兵商中可道士辈?

“不知这道士可那李耳庄生的道家因果相连?”

亦不甚明,但知晓其亦与阴阳家莫大的关系,”灵十指环扣,墨黑的眸中透出担忧色 ,“想去找父亲,可……”

怪道于那束天光中看到一丝黑气,原那阴物作祟。

姑娘,在下与你同去寻令尊,如?”

龙泉头不过一小山村,并无多少户家,此时天方破晓,周遭还一层颇不明朗的薄雾,那屋中一点烛光透,掩映出一个模糊的影,不过斯倒吊于屋梁上的,颇几分诡秘的意味。

“不说病故么?倒悬于梁上?”回顾灵,不料她已面色惨白,右手放于心口:“公子不觉得颇为诡异么?”

摇首不语,对于死亡,封氏向漠然置

“封公子,灵儿,你们怎么?”渊依旧那身赤鼎白衣,右手持一柄长剑,左手持一方八角铜鉴,“此地不说话处,封公子自便吧。”

渊拿出一张黄色布帛,竟将其贴于门上,那布帛上又兀然出现朱红的字符。

心下一惊,拿出寒秋,不曾想刀身上那扭曲的字符竟与其同出一处。

“你为到此处为乱?不早日散虚妄,寻个好家?”渊面色凝重,对着一片虚无低语。

烛光骤然寂灭,那屋中顿然一片墨黑,死寂的庭院中,忽得响起柴门开合

入冬的寒雨,确刺骨,本应明朗的时节,却雨渐倾盆。

阴惨的屋中卷起一阵冷风,墨云尽染,周遭皆,风渊仍在低语,但已听不真切。

灵缩在一角落,衣裳尽湿。

姑娘,还回去吧,雨势太大。”灵摇首,看向的双眸竟幽碧色,顿感周身一阵冷意:“雨涟?”

“不可如此,公子,要等父亲。”她的双瞳旋即恢复本色。

“业障!汝还不肯退去么?那亦休怪!”渊的怒斥引至惊雷,响彻平门山。

雨未停,忽而传猫叫,撕裂雨幕而

“不知封公子留在此处要行事呢?”一道诡秘的音入耳中,环顾四下,空无一

?”音却泥牛入海,自己亦听不真切。

“封公子,这龙泉头便算上你,亦只三个活,封公子可要小心。”这音似曾相识,却并非

凄厉的猫叫,再看向四下时,渊依旧立于原地,一道黑影蹿入屋中。

“业障!汝真欲消散于世间乎?”

一道破门,那本该入土的死者竟又从屋中走出,不过其肩上却立着一只黑猫,眼中泛着诡异的幽光,那死者面容亦似笑非笑。

一道惊雷径直劈向此处,辉耀四方。

“封公子,借刀一用!”

!终于!”那道诡异的音又不知,近乎魔般的狂啸……

周遭一片苍茫的白光。

眼前似渊白衣上所绣的赤鼎,鼎身纹黑龙,足高,看似颇为沉重。

“这,莫不九鼎一?”九鼎,乃夏后,殷商,两周三代相传国器 ,号曰一鼎须九万拉,虽夸大,但眼前鼎,定千钧

云,九鼎乃禹王收九州牧金,以铸九鼎象山河万物,亦黄帝于荆山所铸,鼎成后龙下迎,黄帝乘升天。

鼎下似一物,略微光,亦一玉简。

玉简上乃“轩辕”二字,与手中的玉简相连,那便“公孙轩辕”

帝鸿氏,黄帝,复姓公孙,名轩辕,后改姬姓,亦称帝鸿氏。

此处地处东南,与巴蜀千里遥,二者皆非开化地,在殷周时更荆汉八百诸侯相隔,又怎会同源的玉简?

“封公子,你。”忽一玄衣立于鼎上,颇具王者仪,双眼深邃似海。

,他当那日立于咸阳道旁的那个玄衣,洪程晚弟。

“你那位子圭,洪程晚弟?”虽说眼前洪程晚弟,但其却不似其兄,颇大家范。

“正在下子圭曼,在此恭候封公子多时,此处名为乌满。”

“寻事?”盯着他的脸,实找不出与洪程晚相仿处,而且他的手也不似枯枝。

“封公子,没可在寒秋刀下活下的,除非身负九五,”他右手轻点的印堂,“封公子又活下的呢?”

乃心右,那刀并未刺入的心口。”

“不然,”他闻言却神异一笑,“封公子可自视,不知可否心?”

无心可活否?”他又追问道,始终带着那神异的轻笑。

昔年比干曾问及申公豹:无心可活否?后者道:无心即死。比干立死,岂能步其后尘?

无心,如不能活?”反问他道。

“封公子好自为吧,”他付一笑,拂衣而去,“一朝不易千面,半岁难还万魂。”

“公子,公子!”再度睁眼,灵正立于身旁,攥着的右手,待目光移向此处时,她亦知晓,忽而松开,“公子醒?”

“无心即死……”抄起左手旁的寒秋,携着一抹冷光便向心口刺去,灵面色煞白,拉住:“公子这要干什么?”

“封公子,你这要干什么!”渊亦,夺下寒秋。

子圭曼究竟意?莫不当真无心?洪程晚想知晓此事吧?他果行不测事!

兄,无心可活否?”

无心即死,不知封公子此话意?”他话语未便觉口中一丝腥甜,眼前复又一暗。

“封公子,们又见面。”抬眼正逢着那诡异的白玉面具,心下一震:“洪程晚,你又想干什么?”

“呵,封公子还如此见外,真该把雨涟带的,想封公子亦对她颇为上心吧?”

话便说!”怒斥那青衣,他却以诡秘的笑相答。

“三法兼身帝台东,天枉然济世穷,昭隐仙裔六合纵,偏枯魂叩扶木通!知道封公子未曾信过,无妨,洪程晚尘渡百世,未曾信过啊……”

朔风冷,起复停,枯残,飞复坠,蜀山碧透,蜀江悠悠。

“封公子自便吧,”他兀自感叹一番,“无心,可曾活过?”

“你这话又意?”

“封公子自己去悟吧,不便点破。”

“魂兮徘徊,顿然满腹珠玑散拆,殇兮无殆,枉然青衣魂锁灵台,封公子走好!”

那金杖复化游龙舞,径直掠向的心口,对未必心。

“天,道!”不知的怒喝于这方寸天地间回荡,惊起怒雷阵阵。

,终于!”那音先大笑三,复又大哭三

哭,笑,雷,搅在一处,一片混沌……

恍惚间,不知处的一大殿中,一身着素衣的男子眼神阴寒的看着

“封尘,你可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