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小说:但愁天遁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寒稗 字数:1826

独自行步于泉头这隅中,东南之地,时令至冬,朔风也自有几分阴寒,据渊之言,泉头中有洞名曰泉井,自平门山源流出四河皆汇于此,四下平分孤村,故曰泉四河。

未曾见得此之景,但行至村中,确平地洞四河相汇,想颇深。

井水不曾满溢,俯首望于井中,自照己身外,那亦随至此。

公子为来此?”他不过仍白衣纹赤鼎,风华自与时节无碍,“某担心许久了。”

“晚辈不过事不明,今时日虽已至冬,但这般朗日怎不见村中之人?” “村中异事颇多,某亦不甚明了,日日皆罕见人烟。”

自然,若非渊也无需亲身除邪,但若想及蜀中湔山,那蕲村自有人烟。

公子请回吧,某及小女担心许久了。”他似不曾言过此语,复斯而道。

犹记昨宵洪程晚语诸事小心,不曾言及小心事,渊除邪之时,那声音亦言泉头唯有活人者三,此话意?莫不......

灵,渊,活人者三?

若这般,这泉头便无甚他人,那日渊除祟亦非甚么方死之人,他当

但,那日确有死尸,亦为降,竟为物邪?

忽而渊进屋,剑眉微蹙,与正色道:“秦王政出令缉捕公子,知其踪者赏钱十万,生擒者钱百万,爵三级,而今已为楚人听闻。”

“呵,量他秦王等通天之能,又以知晓今身在地?再者,至亲皆亡,早无挂念。”

某实不相瞒,方才正得故友相告,秦似知晓公子而今正在楚地,公子自然知晓,楚之惧秦畏蛇蝎,若秦兵压境,效昭襄之故事,恐魏齐之祸,公子将不免矣。”

知晓身匿处?向日几近身死,自道难免于死矣,而今活人之身,洪程晚此手段,又怎会令秦廷知晓?越地本系夏后、三苗之地,自殷世便为化外荒服,于秦王都咸阳更有数千里之隔,妄图寻至泉头难胜登天,走漏风声?

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莫不

自逃出咸阳,路至蜀中,为李斯劫,那玉面青衣出手相救,刺秦王事亦为他谋划,而后复因他而至此,斯人与素昧平生,究竟为邪?

行事多诈,谓人有为,有不为,不愿多想。

且不说这玄人,眼前渊,若非诓,倒颇朗朗君子,但他白衣纹赤鼎,并非其他,正于梦中见之纹赤鼎。

纹赤鼎.....了!听闻昔时秦武王于周庙举之鼎,其弟昭襄灭周迁鼎之际没于泗水,苍镇之鼎,便赤色文!

此,又怎可将其等闲视之?但,他若欲害,将押于秦王便此?暗流自涌,以明察?

“苍梧潇灵念崆峒,白水高丘负尘笼。” 正思忖间,忽有金杖叩地,声声闷雷,那人自玉面青衣,“灵台寂定方寸共,飘世冥合引渡匆。公子,睽隔多日了。”

“公子,”未及叱斯人,回首便又见青衣女子,见得斯人,屋中灵亦不免惊,而雨涟仍自言,“渊不善,还望公子小心。”

“此话怎讲?当初姑娘叔父送至此?”

“呵,公子好生愚钝,某令公子去刺秦王,亦不潭么?”

“少与聒噪!你这番来此又为?”

“令堂生前曾语公子亦需成家续后,以嗣氏之脉,以某之见,公子未曾见过六国女子,某之荐亦怕见拒,故而这番将雨涟带至此地,公子意下?”

孑然身,困居东南,洪程晚竟看上甚么?以雨涟作赔?

无妄之福谓之殃,虽年少,亦明理,与雨涟,怕将受千夫共指!但若不应,洪程晚又将?其人此,自有其不可告人之意。

呵,盲者骑瞽马,饶相拒,亦胜过为天下笑,敢应洪程晚之请?

公子开口便需资财某自可为公子悉数出之,至于小女,公子不必在意。”不知渊亦立于门中,白衣含笑,神异风华。

“洪先生亦来了么?”他复转向青衣,笑道,“这般琐事告知某便劳亲身来邪?”

“长意早逝,雨涟自小无父,某自无奈之举。”洪程晚答非问,自叹番。

“那人不自来?某不见其人亦许久。”渊虽笑言,眸中有神芒暗迸。

‘子圭吾弟,亦与汝八拜相交,但依汝观知,鉴中之物,可谓真邪?’洪程晚手中铜鉴轻转,光华刺目。

“世逆九幽哭复笑,按说那赤鼎亦世间罕,”他复又望向白衣赤鼎“那本当年帝辛之世相赐之物......”洪程晚忽缄口不言。

“近日临冬,天多苦寒,当要归蜀中了罢?”渊身作微躬,意欲送客。

“那某便别过了,公子,某先前之语并非戏言,还望汝熟思之。”远山吟破空,不禁惶惶。

人已去,渊目及远山冬色,目芒电,句“乌满”不知意。

几时枯,挟颓意惊作池朔风,池畔竟有几只尚未南去之孤雁,忽振翅,余人自叹,月下,复有孰人载哭载笑?这方泉头,不过片荒寂。

夜,立于泉井畔,水中虚影晦涩难辨,竟不似,心头凛,回首忽见麻衣人与相对而立,未及言语,他便纵入水,依稀可见诡笑弥散,面色死黑,逐水而逝。

涟漪散罢,虚影碎散,井中已无人。

心惶惶。

哭声忽起,泣六合荒寒;笑声复起,嘲四时无亲。向日周宣中兴之世,有巫者得卜辞曰:“哭又笑,笑又哭,羊被鬼吞,马逢犬逐......”后宣王之末逢鬼而薨,幽王于未年遭犬戎逐,实应了谶语。而今异象复生,?不知因竟欲入水观。

人独坐石台,忽而抬手睁目,振袖揽得山河万丈。

公子!”声断喝,将拉回之人当渊,但观此井深浅绝非方才,他亦面色颇异。

公子可曾见得物?”他亦有不安。

摇首不言,但方才见,分明便洪程晚。